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是男人就答一百问

» fanfic novels

*狡啮慎也x槙岛圣护

主持人的开场白:原来说是王陵璃华子小姐来的……但收到了“除了艺术方面完全不会聊”这样的回复,所以,只好由我来了。

01.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狡:狡啮慎也。

槙:槙岛圣护。

02.年龄是?

狡:28岁。

槙:……设定里没给的话,我也不知道。

03.性别是?

狡:男。

槙:男。

04.你的性格怎样?

狡:还比较普通吧。发生了摩擦不解决会关系不好,也会互相体谅……和人越来越熟悉之后话自然会聊得开,敌人的话,会憎恶。

槙:坦率而言,我其实没想过。(笑

05.对方的性格呢?

狡:做事总带有一种研究性质。虽然(现在)知道了他的目的,但还是觉得很恶劣。

槙: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觉察力和判断力,很有趣的一个人。

06.两人何时相遇的?在哪里?

狡:光留的终端机,名为makishima的一张照片。如果说实地见面的话,扇岛的地下迷宫。

槙:樱霜学园主教学楼3楼教员办公室的窗户,望见的——其实是学校的摄像头监测系统(笑

密码很容易破。

07.对于对方的第一印象如何?

狡:黑幕。

槙:公安局执行官。

08.喜欢对方哪里?

狡:意识到问题的根源……迷宫的出口。也会有意识地不给我添麻烦。

槙:有趣。还有,对我很温柔,其实,单就这一点而言我一直都挺感激。(笑

09.讨厌对方哪里?

狡:手段恶劣,为了抚慰自己的孤独感而玩弄他人。

槙:……久了会腻烦。将来,大概。

10.你觉得和对方相处的好吗?

狡:现在来说还算行,刚开始那会儿……(笑)真够人受的!

槙:还行。

11.如何称呼对方?

狡:圣护。喂。

槙:狡啮,狡。执行官先生,恶犬先生。

狡:在做的时候会叫——

槙:(打断)那不是日常中。

12.希望对方如何称呼你?

狡:嗯,多叫叫“慎也”之类的。

槙:那个用在H中,是特定的(笑。

13.比喻的话,对方像什么动物?

狡:白猫——躲得快,不受人驯养,悠闲,不知什么时候会突然向你生出爪子,还有柔弱——偶尔也有不行的地方,这几点都很像。

槙:灵长科——猿属——智人种!(正色)要说猎犬的的话,是受压迫者,不会那么被西比拉牵着鼻子走,自己也有判断力,思考能力——

主:——人类都有的吧?(笑

槙:是的(笑。

主:人尚不过是大自然中一根脆弱的芦苇,但是一根有思想的芦苇。

狡&槙:引用帕斯卡的话的人,要小心堤防。(大笑)

14.送礼物的话,会给对方什么?

狡:……书?

槙:我种的植物。

15.想收到什么礼物?

狡:围巾这样给人以温暖印象的东西吧。

槙:在需要的时候会需要一些特殊的仪器……都是些有趣的电子产品,比如刑事科他们用的那种扫描一个地方就能在电脑中生成3D场景文件的工蜂。

16.有对对方不满的地方吗?有的话,是哪里呢?

狡:这很多啊……(笑)单就他存在的性质而言,就够让人头疼。“不这样做就不是那家伙了嘛”——这样一种感觉。

槙:这一点我倒是和你想的一致(笑。

17.你有什么癖好吗?

狡:因为是自己,所以不清楚什么算,什么不算。吸烟行吗?(笑

槙:喜欢手工打造的东西胜于机器的产品

18.对方有什么癖好吗?

狡:——在H的时候有一个敏感部位是在脚的拇指和食指之间的韧带处,反应特别大。

槙:——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居然就能让他找不着北(大笑

狡:——那绝不是装的(辛苦忍笑)别胡说八道(嘘八百)了。

19.对方做了什么会讨厌?

狡:变着法子找我麻烦啊……归根结底还是要下到“存在”这一本质上去。

槙:醉了酒把我强行按倒……(笑)好歹也请清醒清醒!

20.你做了什么对方会讨厌?

狡:拿马克杯给他装红茶。“对不起,原来的杯子还没来得及洗”——这样子(笑。

槙:若无其事地聊他以前经手的案子的被害人……(笑)

21.两人的关系进展到哪裏?

狡:同居。

槙:他家的书我全看完了。

22.初次约会是在哪?

狡:……家里

槙:西比拉配给的执行官宿舍的公寓里。哇——“墙上是些事件当事人的关系谱图,所有的箭头都指向我的照片”(笑

23.那时候的气氛是?

狡:忐忑。

槙:“难不成是想看我失去理智的样子?”——恐惧就是失去理智的一瞬间。被灌了酒觉得身体有劲使不上来,以为要挨揍——没想到是H,尽管比想象的要好,但还是小心堤防——“该不会在客厅一角藏了摄像机什么的吧!”(笑

24.那时进展到哪?

狡:三次。

槙:从沙发——到浴室——到卧室。不管是哪里都很狭窄!

25.经常约会的地点是哪里?

狡:一开始就同居了啊。

槙:在西比拉赐予的牢笼之中(笑。

26.对方生日时,会做什么?

狡:……亲手做蛋糕?(多半是网路论坛上看来的攻略贴)

槙:送他我种的植物

27.最先告白的是谁?

狡:没有(干脆

槙:“不能用告白来形容,因为好像不是这么个意思。”

主:简而言之,就是嫌丢人(大笑

28.喜欢对方到什么程度?

狡:看到他虚弱,反抗无能就会有感到愉悦。

槙:但对我其实很温柔(笑),凶神恶煞的样子么,没见过。

29.啊,是爱吗?

主:“很久以前有一句老话:爱的对立面不是憎恶,而是漠不关心。”

30.对方说了什么就没办法了?

狡:“我就是你”之类的(笑)

槙:——“对不起,原来的杯子还没来得及洗”

主:果真很在意啊!(笑

31.怀疑对方见异思迁的话,怎么办?

狡:可以接受。

槙:我从来不在意这方面的问题——真的。

32.允许见异思迁吗?

狡:允许。

槙:允许。

33.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的话,怎么办?

主:语境——看约会地点就知道了。倒不如说回家比平时晚会怎么样?

狡:现在倒是放宽了(笑),嗯。不在日本做执行官了。

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啊(大笑),无论是执行官还是前执行官,狡啮先生工作总是忙一阵闲一阵——不定的啊。

主:(叹气)所谓弹性工作时间,就是加班常态化。

槙:说起来,实不相瞒,我曾经也做过精神分析师——完全失败呢(大笑。

狡:你的话,不是很容易进入他人内心世界什么的吗?(笑

槙:——结果占主导位置了,我(笑)。全是我一个人在那说。“哎呀,患者自身和自我意志才是最要紧的嘛”。

再这样下去就要把人向错误方向引导了——于是就有意识地克制自己。“什么嘛,冷冰冰的一个人,完全没有想要和他倾诉的念头”。再后来,西比拉来了(笑)。人们不过是觉得面对同类比面对一台电脑心里要舒服。分析什么的完全不用自己做,只管把录像给系统就是——名存实亡(笑)。

后来有了很多机器人同事,也不是没过交流——“这样子可完全不行哟,槙岛君。”——到底是机器人啊!但是,现在知道真相后,心里感觉反而变复杂了——“既然是同类的话,为什么会跟不上对话呢?”——这么思考着,光是以前要好的同事也来劝诱我加入这一点就够让人气恼的了(笑)。

这么着,就辞职了。之前也被患者说过“很适合做老师,但倾听者,完全不行”这样的话。就去了樱霜。建筑风格我很喜欢(笑,还有依赖机器的程度比外面那些学校要好得多。一开始上课,给学生做罗夏墨迹测试(笑。就发现了王陵小姐。

主:“除了艺术方面完全不会聊”——果真是气话!(笑

槙:可真是很有趣的一个孩子——后生可畏(笑。本来也觉得可以继续挖掘下去的,还有很多东西在樱霜这样的封闭式全日制寄宿式学校里接触不到的,想必能触发更多创作灵感,可惜——引火上身这样的事情绝不干(耸肩。

主:怎么看呢——“除了艺术方面完全不会聊”。对这方面不感兴趣,还是心目中的槙岛老师的神化人格不允许有这么现实的一面?

狡:还有很多复杂的情感在里面吧。

槙:我想是这样(笑)

34.最喜欢对方的哪个部位?

狡:……这……前面有提到的脚拇指与脚食指之间的韧带区域好了(笑)因为是他的敏感地带,所以碰了之后展现出来的样子……(笑

槙:绝对是眼睛!(笑)“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凶恶的样子也好,温柔的样子也好,都能直接透过看到灵魂。人类就是因为这样才很有价值。(笑

35.对方何种举止最妖媚?

狡:躺在沙发上看书……穿着很随意的情况下——就是不修边幅——你懂的吧?(笑)

槙:吸着烟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36.什么时候两人会觉得紧张?

狡:命运来临之际(笑)

37.对对方撒过谎吗?擅长撒谎吗?

狡:没有。

槙:意思就是知道但不说,隐瞒——这算吗(笑)连撒谎的必要都没有。事实往往比虚妄更加戏剧化。

38.做什么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狡:有的时候早上醒来,恍恍惚惚的。会想象没有西比拉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到底很难啊(笑。觉得不真实,但是看看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脚还站在地面上。

槙:其实是一个看不见的大魔王,要打败的。但是它不是明摆着——邪恶,作恶多端——而是用甜腻的酒把人们浸泡在里面,死了都不知道害死自己的是什么。

主:——娱乐至死啊(笑。温水煮青蛙。所以觉得自己在作战斗吗?

槙:嗯,莫名的战斗,不好好分辨的话就不知道

悬崖离脚下还有多远(笑。

主:“为了别人在战斗,但是死了却一个人都不知道,太寂寞了啊”。是不是这个“别人”有kitsch的意味在里面呢——不过是自己的妄想罢了。

槙:不是的(笑,是真真切切存在的悲剧。你说的我已经想到了,所以才扒开表皮——自己看了倒也明白。

狡:知道这一点后,不那么责怪他了(笑。

39.有吵过架吗?

狡:当然吵过(笑。

槙:多是为了那些宏观命题吧。还有——“对不起,原来的杯子没来得及洗”(大笑

40.是怎样的吵架呢?

主:每个人眼中都是不同的世界(笑

41.如何和好的?

槙:所以一起生活后产生共同的语境了(笑。

42.即使转生也想成为恋人吗?

狡:“放下你的剑,成为我的妻子吧。”

槙:“这一次,菱香由我来守护!”(大笑)常守警是一个很坚强的女孩子,我爱她,但不喜欢她。

(Fate/Phrototype中的亚瑟、菱香的声优分别是樱井孝宏、花泽香菜)

43.感到「被爱着」是什么时候??

狡:大多是H的时候——

主:这个我们留到后50问(坚定)

槙:突发奇想想扮演白熊www虽然是无理取闹,但是还是帮忙抓到金枪鱼了——活蹦乱跳的金枪鱼,好大一条(笑)

(《白熊咖啡厅》中白熊的声优是樱井孝宏)

主:这样的事情很多吧(笑)

狡:没有,的确很少,生活问题上他很少存心找我麻烦(笑)

44.感到「难道不爱我了吗???」是什么时候?

狡:如果参照上面一问来说不是H的时候就是不爱么——太牵强了(笑)

槙:随时都被爱着,嗯。(笑)

45.你是如何表现爱的?

狡:给他盖被子、吃完饭出去兜风,帮他清理清理旧书上的霉啊之类的。

46.如果死的话,是比对方先死?还是后死?

槙:由命运决定。(安详)

47.两人之间有隐瞒的事吗?

主:前面说过了。是有必要的时候提及自然会出来吧?

槙:是这样。

48.你的情节是什么?

狡:年末联欢迎新年活动的时候,监视官被家起哄上台去跳《恋爱多一点》。不知道她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笑)说不许摄像不许拍照什么的,大概是想维护自己给人以坚强的印象吧。(笑)

但后来悄悄问志恩把礼堂里一个摄像头录下来的画面剪出来了(大笑)现在还保存在终端的多媒体文件夹里——太难得了嘛!(大笑)

主:你负责什么节目?

狡:和宜野两个人打年糕。他翻面团,我砸。(笑

主:这可真是很关键的节目。

狡:——结果他一个起身时眼镜掉在了面团上,我没注意就照样抡着木锤砸了下去。(笑

槙:喂喂,“情节”和“剧情”是不一样的吧?怎么扯到新年上去……说起来,红白歌会一年比一年无聊了。

主:啊啊,才发现弄错了。

狡:哦,“情节”啊……唔……“孤胆英雄”那样的吧?就像上个世纪美国的西部片里决斗的牛仔。正义,独自一人。

槙:难道不是指在H方面的特殊爱好之类的……?

狡:这是在前50问吧(笑)特殊爱好的话,大概……没有?

槙:难道不是警官x罪犯吗(三人爆笑)?!……其他的想起来的话后面再补充好了。

49.两人的关系是周围人公认的?还是保密的?

狡:现在姑且算是公开了。

主:先前来这里帮忙报名的是常守小姐(大笑)然后她就通知了二位。

槙:是这样——“难不成是想一改自己在大家心中

的形象?”——不禁觉得很有趣。这样的方式——

主:——到底很极端!(笑

50.觉得两人的爱会永远吗?

槙:命运这东西真是难琢磨啊。

51.你是受?还是攻?

槙:我是在上面的那个——当然。

狡:——他指的是骑乘(默默笑)

52.为什么这么决定?

狡:他不够主动。

槙:反正都是“唉……”再后来变成“又来了又来了”(苦恼

53.对于这种状态满足吗?

狡:满足。

54.初次H是在哪里?

狡:“西比拉的牢笼”。

槙:——的沙发上。说起来,为什么公用保障房的家居陈设只有桌子、椅子、沙发才能搬动?

如果是为了室内HOLO投影方便,坐标干脆定好算了。

这么说来,只要有能力调整HOLO投影的整个3D场景文件——坐标——贴图,不就可以了嘛。

55.那时的感想是?

狡:“这家伙也有可爱的一面嘛”——这么着

槙:很意外吗?(笑)

狡:——那倒没有,但的确是出乎我意料。

槙:我的话……“啊啊要挨揍了——诶?”

狡:——没有反应过来?

槙:反应过来了。真的。(笑)

“执行官先生对男性有兴趣?”

狡:但是,应该知道是特定的吧?(笑)是对你有兴趣。

槙:这个也想到了。(笑)

56.那时候,对方是什么样子?

狡:脸蛋红彤彤的很可爱……嗯……用发颤的声音叫我的名字,泪水都出来了……身体很诚实。(笑)

“好像当成女孩子来对待也没什么问题。”——当时有这种感觉。

槙:很强势呢。不得不找点话题让自己清醒清醒——“善恶的判定标准”还是“知识对人类而言是解放还是束缚”——大概是这样。

狡:“这家伙不说话不行吗?!”——出乎我意料的是这一点。

槙:《一千零一夜》的开端——山鲁佐德每天晚上给国王讲故事求得一命——这么种感觉。

恶犬先生就是个暴君。(大笑)

57.之后的早上最先说的话是什么?

狡:好像是……谈村上春树的《1Q84》……记不清了。

槙:——应该是《村上春树,去见河合隼雄》。

58.一周做几次?

狡:4到5次吧……他不是很喜欢H,真的。(笑)

槙:一直以来都觉得过分热衷于这类事情很愚蠢。

虽然毕竟是属于人类与生俱来天性的一部分,对潜意识的作用模块占的比例份额一定不小。

然而我时候最早的启蒙教育是国中时代在家里发现的弗洛伊德的《性学三论》——可想而知都知道了些什么东西(笑)

应该说是——“知道了”——这样子。但没有更多感想。

59.理想中一周做几次?

狡:6到7次。

槙:2到3次。

主:这么说来,现在的状态是商量好了的?

槙:这种说法未免有点儿狡猾——其余的时候让他自己弄,有时我帮他弄。

60.是怎样的H??

狡:他不主动……但也不反抗吧。

槙:随便他好了。姑且就满足他一下。

狡:但是做到后面想要更多的反而是他(笑)。

61.自己最有感觉的是哪里?

槙:其实——“因为意识到是对方,所以不管哪里都很有感觉”——这么个说法很恰当。

狡:被他叫名字的时候。声音软软的,很可爱,真的。

62.对方最有感觉的是哪里?

槙:锁骨,耳尖,颈窝。都应该是下面吧——喂。(笑)

狡:其实,他的腰际也很敏感。

63.用一句话来形容H时的对方

狡:“还是存在着理性和逻辑的吧,真不愧是——这家伙。”

槙:“到底想在我身上找到什么呢——猜不透啊。”(笑)

64.对于H是喜欢?还是讨厌?

槙:厌烦。但是偶尔做做也不错。

狡:喜欢。

65.一般是什么体位?

狡:一般是……后入(不明所以地笑)。

66.想尝试什么样的做法?(场所,时间,服装等)

狡:……好像都尝试过了吧……

槙:——除了公共场合。没那个(暴露)癖好。

狡:——对了,壁橱或者衣柜还没有。哦,还有冰箱。

槙:——最后那个,不可以。(笑)

主:那么,服装呢?

狡:虽然可能有违和,但还是希望尝试一下女仆装,还有短裙。(笑)会很可爱吧?

67.淋浴是在H前?还是后?

狡:后。大多数时候是。

槙:也有我去浴室拿忘记在那里的书的时候他正好在洗澡,所以开始了——虽然完全不是故意的。

68.做时,两人有做过约定吗??

槙:“——麻烦记得洗杯子啊”——有次这么抱怨之后被摁倒……末了,“知道了,下次不会忘记的。”(叹气)

狡:“回来这么晚就尽可能不要打扰嘛……”——从这以后就不会在他熟睡时把他拖起来(笑)

69.有和对方以外的人做过吗?

狡&槙:有。

70.关于「如果不能得到心,光是身体也行」的想法.赞成?反对?

槙:这么说的话就不应该用“得到”一词了,是纯属的肉体享受吧。

狡:——“得到”是指占有吧,喂。(笑)因为喜欢所以希望对方屈从于自己。

槙:也不能说赞成,反对什么的。在这个时代,这种观念已经不流行了。

71.对方被坏人强奸了,怎么办?

狡:大概又是跑出去找别人一起做坏事然后不幸被倒戈吧……(笑)既然已经是现行犯了,用Dominator解为分子的话,完全没问题吧?

槙:“对恶犬先生产生兴趣的人,我也很有兴趣见一见哦。”——调查清楚是不是和西比拉的压迫有关联呢,这种事情也会做得出来,扭曲的程度到底想见识见识(笑)

顺便再问问那时候的感想吧,“执行官先生的反应是怎么样的呢?”——那之后,就丧失价值了吧。存活于世不过朝夕苟且,进入永恒的梦乡,对他而言才是最好的结局。(笑)

72.H前和后,哪个更觉得害羞?

狡:他。(笑)

73.朋友说「只有今晚,因为太寂寞了」并要求H,怎么办?

槙:——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还会有寂寞可言?(笑)如果是真心想,那么请直说,会尽量满足的。

74.觉得自己的技术好吗?

狡:好(自信满满)。

槙:还行(自信满满)。

75.对方的呢?

槙:——太过了!简直是变着法子来挑衅!

狡:很不错,虽然没有刻意迎合。身体足够诚实——这就够了。(笑)

76.做的时候希望对方说什么?

狡:“还想要更多”——哎呀,很少听到呢。但最不希望听到的是“叔本华所倡导的意志的解脱之路:一、艺术创造 ;二、禁欲”(笑)

槙:“如果想结束,那就结束吧。”——完全由不得我(笑)

77.H时最喜欢看到对方的脸是什么表情?

狡:眼角还挂着泪珠,一副“我做好觉悟了,你来吧”——很严肃(笑

槙:“累了就靠这儿吧”——比较喜欢被温柔地对待。

78.觉得和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狡&槙:可以。

79.对SM之类的有兴趣吗?

狡:没兴趣。

槙:骗子。

主:诶?

80.突然对方变得不寻求身体需要了,怎么办?

狡:由不得我。(笑)

槙:想要时自然会开口吧。(笑)

81.对强奸有何感想?

狡:……有几次是这样,“新亚里士多德主义在大前提条件下就是错误的呢”——企图用这样的话题转移我的注意力。(笑)

槙:——还有“西方理性主义下的西比拉社会中涌现出的对灵性自我追求者最后的结局是怎么样的”(淡淡笑

82.H最棘手的是什么?

狡:做到一半,突然被要求外出执行侦查。

槙:(笑

83.目前为止觉得最惊险的H地点是哪里?

狡:一次在深入的废弃区时跟着现行犯跑得太快,监视官不知什么时候就不在身边了。解决了犯人之后,他突然出现了。

“你不是应该还睡在床上吗”——很有必要好好教训一下啊,无论是擅自跑出来要是被监视官撞见会很麻烦,还是就做坏事这点而言。(笑)

槙:没想到那个空调机还在运转——“嗡嗡嗡嗡”,锈迹斑斑,完全不应该继续使用。没有悲伤的城市,果真是没有悲伤的城市吗?阴暗的角落里,不为人知的罪恶悄悄繁衍滋长,得不到幸福的被剥削者,群聚在这里,伺机寻找反抗的机会,自我燃烧,体现其存在的价值。

狡:就找了个小巷子把他按墙上。上面那个空调机好像随时会砸下来,当时下着小雨,虽然很小,雨声差点让我没察觉到监视官都赶来了。

84.受方有主动要求过H吗?

狡:有。(笑) ——“果然还是想要的吗,嘴上从来一副不屑的样子。”

85.那时攻方的反应呢?

狡:就那样了。(笑)

86.攻方有强奸过吗?

槙:有。

87.那时受方的反应呢?

槙:不禁开始有些觉得,弗洛伊德是正确的了。(叹气) 所谓种种高级的情感体验,不过是性本能的变异产物罢了。

人只是给它们赋予了丰富的名称,其本质还是没有变的。

88.有理想中的「H的对象」吗?

狡:正相反的是——眼前的这个人出现了——想要和他做。

槙:人可分为两类,一类人在外物上寻找他们的梦,他们对于各式各样事物的主观意念;另一类则被欲念所驱使,想占有客观世界无尽的多样性。

89.对方符合理想吗?

槙:——前一类人,可称呼为浪漫主义者。后一类呢,则是猎奇者。(淡淡笑)

90.H时使用道具吗?

狡:一般是常规向的……(笑)

槙:小机械什么的不喜欢——

狡:润滑剂之类。

91.你的「初次」是几岁?

狡:——青春期,不都该看看片自己弄,好像都是这么过来的。(笑

槙:薄伽丘的《十日谈》(笑)

92.那,是现在的对方吗?

主:不是。(笑)

93.最喜欢被亲吻哪裏?

狡:锁骨,脖颈那一片吧。“下身可不可以呢”——大多数时候都被拒绝了。

护:……脚踝。(脸红)

94.最喜欢亲吻哪里?

狡:哪里都好。

槙:他让我亲哪里就哪里吧。

95.H中对方做什么最高兴?

狡:H的话就很高兴了。(笑)

槙:再温柔一点就好了。

96.H时会想什么?

狡:——单单是欣赏他无力的样子就会兴奋。

槙:很多。数不清了(笑)。肾上腺激素大量汾泌能促进高效地思考。

狡:比如,“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到底怎么做才能实现公平呢,西比拉都没解决的问题啊。

槙:——不是资源平均配给,而是保证个人的奋斗必会有价值回馈。

97.一个晚上做几次?

槙:不定的。有一晚做了……4次左右。

98.H时,衣服是自己脱还是被脱?

槙:被脱。(苦恼)

99.对你来说H是什么?

狡:……探求,有时也是教训。(带有哄骗性质的)安慰。

槙:——还有满足自己的欲望。这是驱使恶犬先生最根本的原因。(笑)

100.请对对方说一句话吧。

槙:今夜月色很美。

狡:能与你共赏真好。

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