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你来人间一趟,你要看看太阳,和心上人走在街上

» fanfic novels

*梅林罗曼

虽然和自己对话的人就坐在面前,可却在用互相发短信这种远距离交流方式对话,这在旁人看来大概是非常奇怪的光景了。然而,罗马尼·阿基曼这么做实有难言之隐。

因为,面前那个低头开心笑着在打字的人,除了“魔术师中的魔术师”这一层身份,另一层便是魔术世界著名网路偶像魔法☆梅丽。

“因为想重新拾回一无所知时对梅丽的那份单纯爱慕之心,所以,拜托了,再让我们用键盘交流一次吧。”

现在的罗曼,非常想给当时提出这个要求的自己来一记肘击。

罗曼想象中的梅丽,是百分百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梦中情人。同其他这年代泛滥的萝莉型网路偶像不同,梅丽则是身材有成熟曲线的姐姐型,尽管身体发育得很好,但是心态上还有点不同于OL女性的纯真,很容易信任别人,是会笑着说“一切都交给你吧”、很想让人把责任扛到肩上的对象。

罗曼在不知道真相前想象中的梅林,则是魔术师界的传说,是身披轻盈的长袍,留着蓬松大胡子,散发着睿智气息的伟岸老人。远居在远离大陆,远离人类文明的小岛上,那是一年四季花开如春,被称之为遥远的理想效乡的地方。他在那里夜以继日地看守着人类的世界,直到未来终结的那一刻都不会死亡。

因此,当二者被证实为一人的时候,罗曼受到了严重的违和感攻击,他可以清清楚楚地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一时间仿佛再没有大不了的事,于是他取下戒指,轻易地将一切荣耀归还给了上天。

之后,大概是被他对世人的爱感动到的御主,名为藤丸立香的少女,花费了据说是吉尔王的财库中超过五分之一的财力,将他作为『迦勒底的医生 人理修复人 灵长类守护者 罗马尼·阿基曼』召回到了世上。

如果一开始就没有那种能力倒还好些,在消失前和所罗门的躯体合二为一的罗曼再一次短暂地拥有了千里眼的通识。人类史上纷纷扰扰的几万年从他眼前如走马灯般快速闪烁,在这其中,他看到了几幅令人印象深刻的画面。

一幅,是名为梅林的魔术师对着新买的电脑的说明书仔细研究的镜头;一幅,是吉尔伽美什坐在一旁坏笑着给正在操作电脑的梅林出主意的镜头;一幅,是自己被魔法☆梅丽的站内提示音惊到手忙脚乱、在抓起手机时惊扰到了蜷睡在他腿上的芙芙因而招致芙芙式回旋踢攻击的镜头……

那一瞬间,他又重新回到了深深的厌倦中。正如他曾在那本在后世流传为《传道书》的书中写下的: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人类什么时候再能停止欺骗呢?!欺骗他人,欺骗自己……
等一下,梅林只能算半个人类……
究竟是属于梦魔的那一部分更坏,还是属于人类的那一部分更坏……
陷于这样的纠结中,所罗门从所有宇宙中消失了。

现在的他,心情中混杂着少量对未知事态的恐惧,以及被蒙骗的懊恼,还有大量对自己的唾弃,坐在迦勒底的某处房间内。
这样子不就跟个不带理智无条件追捧偶像的阿宅一样了吗?明知对方是个活了千年的老男人,却蒙住自己的双眼不肯接受现实,和把头埋进沙堆里的鸵鸟一样。不,没有不接受现实,自己不正是个在迦勒底蹲了十年足不出户今后还要蹲更久的阿宅吗……

眼看罗曼又一次陷入重复了千百遍的自我互搏中,梅林深深叹了一口气,接着快速在手机上打出一串话:
“接受人类的不完美,难道不也是成为人类的必修课之一吗w 总之你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为了达成你的愿望我也在努力啊w 放轻松一点,常言道「人非圣贤,孰能无怪癖」 ”

接到了对方一如既往的迅速回复:“谢谢你的安慰,现在的我该说是开心嘛?果然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啊(´・Д・)」”

“总之,为了放松心情,出去走走怎么样(≧∇≦)”

“听上去不错,只是,还是觉得有点麻烦……”

“我陪你一起去(^ω^)”

接到了来自偶像的提议。

“Σ(・□・;)这是、约、约会邀请?”

“(((o(゚▽゚)o)))约会?和我吗?你口中的千年老男人?”

“啊——拜托——”罗曼扔掉了手机,不受控制地去扯绑在脑后的柔软长发,“在屏幕上不要发出这么残酷的话好不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梅林在沙发上笑得东倒西歪,“你先开始的哦?”

“明明以前讨论到这种话题可以用甜美的语气回应的——”

“不想再被你性骚扰了哦?”

“啊!怎么这么讲!好过分啊——”

“现在还期待我作出女性的反应才更过分吧——”

“你明明乐在其中!我都看到了!我后来都看到了!”

“女孩子的确是我所喜爱的,但是要我变成女孩子还是有点勉强……”

“不,这是说谎!”

“嘛嘛,玩笑的话也差不多了。”梅林恢复了平静的语气,“出去走走吧?放松的事不只有脑,还有肉体。用皮肤去感受阳光的温暖和空气的流动,对健康也大有裨益。毕竟人类的肉体是脆弱的东西啊,不好好保养不行。”

对于只有精神上生活在别处的Dr.罗曼来说,除了原先藤丸立香的房间是泡泡茶吃吃草莓蛋糕的绝佳休息场所,他所涉足的更远的世界便是网络了。无穷无尽的数据海洋一眼望不到尽头,想遨游多久都没有关系。在那里,他还认识了各式各样的人,不过多数都比迦勒底的各色工作人员和英灵们性格上要正常得多。

“……,那么,我想到有普通人的地方去。”

见他接受了自己的提议,花之魔术师抓过倒在地上的魔杖,凭空划了起来。

金色的阵图落成之时,时空之门被打开,涌出金光吞没了两人。

转眼,来到了人来人往的街上。两人所穿的不是袍子和迦勒底工作服那么引人注目的服装,而是被梅林细心地替换成了这里的人们的日常穿着。罗曼身上的就是他房间衣柜里深色牛仔裤和T恤,梅林除了布裤和衬衫,还戴了一顶帽子,想必是那头软蓬蓬毛绒绒的白发太过耀眼,只好做出这种选择。至于这是他以往用来游历人间的物理装备,还是只是用魔力制造出的衣服,罗曼也不得而知。

看样子这里是闹市中心,四周林立着玻璃墙幕的高楼大厦,巨大的屏幕里展示着时尚感十足的商品广告,年轻男女们行动敏捷,都挎着大包小包,一幅正驰骋于战场的样子。

“原来如此,现在是消费旺季吗……”罗曼随意看了看几家商场门口竖着的立牌,sale的字样被摆在非常显眼处。

“如你所愿,是凡尘闹市。我已经把载有你的工资的银行卡放在你的口袋里了。有什么想买的请随心所欲吧。”

“我倒不是有什么特别想要的……对了,立香她之前不是说,那个,能够带来好运的东西?”

“祈福类的吗?那恐怕要到神社中去求吧?”虽然身为魔术师,很明白运气一类的强求不来,但是,要说能让那个和他们一起奋战了一年的女孩子高兴的事物,莫过于能抽到自己钟爱的英灵这样的好运了吧。因此,幸运手链是强有力的礼物备选。

“神社中的神不可信任,因为是没见过的人,还是由迦勒底的英灵来赐予祝福比较可靠。”不知道是不是梅林的欺诈给他心理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罗曼作出了这样在常人看来同样匪夷所思的发言,“至于制作首饰的材料,无论是黄金、宝石还是龙牙,迦勒底库存的品质都是第一流的——”

“虽然想说太认真也不是好事,不过这样讲也不是没道理呢。”梅林饶有兴致地说,“那么就来找找迦勒底所没有的,独一无二的人间特产好了!”

当即两人商议好了作战计划:将目前所处的区域分为ABCDEFG七个区块,根据『御主是女生』这一条件首先过滤掉男装百货公司所在的E、G两域;根据『御主的年龄』过滤掉ABC域中的针对中年贵妇所开设的高级时装店;根据『御主远在迦勒底』过滤掉DG域中的大头贴自拍机、抓娃娃机、游戏机厅等体验性娱乐项目……

这一切当然少不了梅林的千里眼技能的功劳。因此从表面上看两人只是面对面坐在甜品店里一边吃冰淇淋一边对着张纸涂涂写写,实际上周遭的一切都像画一样平铺展开,巨细无遗地将真实暴露在魔术师眼前。

“现在只剩A域的伊势丹的三楼及以上和B域的三越的整栋楼这两处需要我们去亲自确认了。”罗曼将餐巾纸折起来放进自己口袋,手中的冰淇淋威化筒只剩下最后一口,被梅林眼疾手快抢来吃掉了。这当然遭到了罗曼的抗议;不过看对方熟练的手法,想必是和芙芙斗智斗勇过许多次了。

直到两人已经彻查完伊势丹后向三越进发的路途中,罗曼还在对此耿耿于怀:“吃完薄荷巧克力,渗透了芒果牛奶味的威化不是会破坏那份回味吗?你怎么还吃得下去……”

“我从早上开始就没吃什么东西啊。”梅林貌似委屈地说,“醒来就被委托玩角色扮演游戏——”

“那不是早上,是下午!下午一点整啊!一般人这个时候都已经过得对白天不耐烦了——” 

“哈哈哈,我的父亲是月与大地所生的梦魔,这么一想我的作息习惯也很合理呢。”

“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之前似乎有读到过,梦魔亲吻过的女子会长睡不醒,起作用的不是诅咒而是祝福的力量。”

“贝尔公主?你在哪里读到的?不会是安徒生的笔记吧。”

“正经的魔法史啦,完全不同于魔术,是真正的……”

梅林突然停下脚步,眉头微蹙凝视着某处的模样引得罗曼生生截断了自己的话。

“怎么了?”

得到了一阵沉默作为回答,罗曼没由来地感到不安。

失去了千里眼的所罗门就像普通人突然瞎了一只眼,除了由不习惯带来的烦躁时不时烧灼他的心,意识到自己无法再和同仕看到同一片遥远又庞大的光景时心中生出的疏离感也使他感觉愈发无力。

但是这些都是可预见的心理落差,是自己选择成为人类后必须经历的痛苦,所以没什么后悔可言。

对于至今还努力靠近他、安抚他并鼓励他走过这段适应期的梅林和吉尔,罗曼一直心存感激。

“是王啊!王!在和一个小伙子约会啊!”梅林嗫嚅着,毛都炸开了,抓起罗曼的手,头也不回地径直向电器街某处大开码力。

两人来到了某商场二楼,正目睹了红头发小伙和店员进行着总之称不上愉快的对话。

“宣传册上不是说一律都打40%的折扣吗?为什么到这里是说只有指定品牌的产品才在on sale?”还是国中生的少年语气略带愤慨,身旁的金发少女正抱着一个高压锅。那个高压锅最引人瞩目的一点,是它的庞大的体型,想必升量也是远超一般煮具。

“宣传册上也有说哦。”店员姐姐脸上一直挂着营业性的完美微笑,“请您用我手上的放大镜再仔细看看这里。”

从梅林的视界中,可以清清楚楚看到,那是即便在x10倍的放大镜下也只有0.1厘米的微软黑体日文。

“这……”这不是商业欺诈吗!少年忍住没有说出口。看样子下个月的财政只能赤字了,没办法,和打工地方的老板娘说一声拜托她预支工资吧……

“没关系的,士郎。”陪同在他身边的金发少女拉着他的手小声说,“买那个小一点的也没关系。”

“不用担心,saber,吃饱肚子才有力气作战。至于钱,该用的时候不用就没有意义了!”被唤作士郎的少年正气凛然,散发出的强大气场让旁人不由自主地臣服。

“士郎……”

若不是阿尔托莉雅同他亲昵的模样,梅林可能会被这个展现人类顽强与智慧的一面的小伙感动到潸然泪下。但是这个人到底是谁啊!居然能让阿尔托莉雅甘于依附!还用少女特有的温柔语气发言!等等,他不是认识的吗,是未来的阿尔托莉雅生命中极其重要的……

此时,就算是无法看到过去与未来的罗曼,也眼尖地看见刻于少年左手的令咒。

这是梅林精心培养出的爱徒和她的御主的战场。
他准确地作出了判断。

“这位小姐姐,”罗曼叫住了另一名店员,“我想问一下,那两位客人想买的锅要多少钱?”
-------

今天对卫宫家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新年前日,全屋大扫除,商店开门营业的最后一天,清仓大甩卖。卫宫士郎和阿尔托莉雅起了个大早,坐了近一个小时的电车,来到了商业气息比较浓重邻镇,手握半年积蓄和列着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条目的shopping list,开始了他们的远征。

本来是一场经过了巧妙构思、周详计划的作战,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阻力。士郎和阿尔托莉雅所看上的,是烹饪界冉冉升起新星,带给大胃王们希望与关爱的xx牌新·大升量高压蒸煮一体锅。

按最合理的估测,原本在预算内便可拿下,没想到所谓的全场打折竟是一场骗局。即使是有能力引动圣杯战争局势变化的一对主从,普通消费者·卫宫士郎和普通消费者·阿尔托莉雅 潘多拉贡也无法在商业世界肆意驰骋。眼看要输得一败涂地,某处的神明却回应了他们心中的呐喊。当电器店的店员告知,阿尔托莉雅作为该店第1000名顾客,可以得到本次消费的全数金额抵偿时,卫宫家的两名成员看到了奇迹的圣光。

在新年前一天就遇上了这样的好事,接下来的一整年都会顺顺利利的吧。

--------
“真让我吃惊,变成了普通人之后的你,会主动选择,作出影响他人的决定啊。”昔日不列颠的国师将一块试吃摊上取来的和果子放入口中,甜且既化,有一股淡淡的肉桂特有的辛辣香。这是在迦勒底吃不到的美味,他想着,又跑到摊上拿了一块。

“嗯,开心多了。”罗曼将一板用和纸和缎带精心包装过的和果子装入购物篮中,“因为明白自己影响力有限,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影响到一小部分人,对人类的命运不付直接责任,所以不用克制自己,尽自己所能来应对就好了。”

“现在的我,只想让身边的人幸福。”这句话是他对自己说的,很轻很轻,却庄重又坚定。

“那个金平糖味的也很好吃,御主一定会很喜欢的。”

“是你自己想吃吧,太狡猾了!以为我会被你骗到吗!”

“不不不,这是出自于真心的建议。”

两人笑着拌嘴,借了帐拎着满满当当的东西走出商店,从这里可以透过不远处商场的玻璃墙看到临街川流不息的人和车一直蜿蜒到远方,不知哪来传来的鸟啾,随着晴空扶摇直上。

罗马尼·阿基曼由衷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持续下去。

我会守护你和你所爱的人类直到最后的最后。

在他身旁,花之魔术师默默地想。

END

*标题是海子的诗

Free talk:写完了,但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场景居然没机会写……那就是身穿白貂大衣腿裹闪亮皮裤脖载沉重黄金项链的人类最古老英雄王撞见了他们,一副“等等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表情迎上了对面“好一朵鹤立鸡群的土豪”的表情……然后王身边的绮礼:“是servant吗?” 闪闪:“把你的黑键收起来,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他们与圣杯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