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王所不知道的事

» fanfic novels

*梅林罗曼

东方遥远处,传说中流着奶与蜜的迦南宝地,一座王城屹立在地平线上,日出时挡住太阳万道金光。香柏树在郊外茂密成林,牛膝草从城墙蔓延到王宫窗边。城中栖居着犹大人和以色列人,他们数目如同海沙,都吃喝快乐。

大卫王和把示巴女王婚后数年,生下王城下一任统治者,名其所罗门。长大以后,他以智慧闻名于世,作箴言三千,诗歌一千零五首,声名远扬四周列国。人们若有不决,都来觐见他。

一天宫中举办宴会,臣子们都来了 : 祭司、书记、史官、祭祀长 、众吏官、家宰、十二官吏,以及周边各国诸侯王,辖管领地从非利士地扩张到埃及边界。四万匹马载车来往接送各国贵客,一盘又一盘细面、粗面、还有肥牛、羊、 鹿、羚羊、狍子和肥禽都被精心烹调好端上桌,客人们吃得非常尽兴,期间又有歌女为宴会助乐。

宴会气氛到了最高潮,王的仆人、拿单的儿子亚撒利雅兴高彩列并祝酒说:“愿上帝赐福给我们王,他不求财富、不求长寿、却向他祈求智慧,以判断他民,辨别是非。现在我要向上帝祈求我主我王能够停留在世长久一些,这于民是有福的。” 众人听闻,纷纷祝酒,向他们神祈求王长寿健康。

王非常高兴,他坦白说:”我渴望了解更多事。若神赐予你们智慧,就像祂赐予我,你们就会知道,智慧海岛越多,无知海岸线也绵延得越长。近来我老惴惴不安,生怕有秘密埋藏在海岸线后,它致命,而我一无所知。几夜里我醒来,想到自己贪婪渴求,感到惶恐:贪求财富、贪求永生和贪求智慧别无二致;我们的祖先贪求太多,才被赶出乐园。“

比拿雅为王忠心效命,曾斩除亚多尼雅和他的叛党,前者是王的皇兄,一度密谋篡位害王。他听闻此言,立即说:”智慧之王啊,请听我一言:神赐福以色列,神选中我们作祂子民;在我们中,祂挑选祂意志的继承者;祂常示异象,用以启示我们;祂将智慧洒在我们中。若您要更多见闻,为何不召见那些见多识广的臣民,让他们来为您讲述远方的故事呢?“

王纳了他的言。第二天,王宫传出消息:王将赏赐人,若那人为他讲述新鲜事。霎时间圣殿门庭若市。许多水手不远跋涉千里来到王宫;他们都带着赏赐离开。

求见者中,有三人让陪同史官印象深刻。

一人来自邻国,身为公主,备受希律王娇宠,其名莎乐美。”爱情啊,“她说,”爱情难以琢磨。女子乐为所爱之人致死:他下令,她就毫不犹豫地牺牲。男人曾经许诺过给她未来,原来只是空想。她死后,男人会找下一任,把上一任抛诸脑后,一个月后甚至记不起她的名字,她的模样。而我不同。我砍下了我所爱之人的头。他在生时拒绝看我,死后却任由我肆意亲吻他那柔软火红的唇瓣,没人能够再阻止我,包括他本身——我想您听说过他的名字,他是施洗约翰。“

王内心震骇,但表面上仍倾身倾听,波澜不惊。他暗自思忖:她杀了先知,可神的惩罚没到来,她和族人都平安无事,缘何故?不错,我的确有所不知——神会盲。我现在面临两难抉择:替他作出审判,这女人疯狂,应被石头砸死来偿罪;或不干涉,也许其中另有内情,我不知。

莎乐美一边说,一边张开臂膀,曲线优美,舞步灵巧,宽袖翻飞如鸟翼。那七层纱舞希律王千请万求,也没能见到。万千少女的春心汇集于她一身,她歌喉甜美,舞姿柔软,不可思议。一曲舞毕,她向所罗门王鞠了一躬:”身为男人,您有所不知,恋爱中的少女的心炽如铜水,又深如崖渊,探不清底。我无需报酬,我已经拥有一切,包括爱人的头。”说罢她退出王宫,所罗门王目送她离开,惊讶于自己从头到尾无所作为。

一人来自另一邻国,身为该国国王,卡利古拉。

“天上地下,万物为我持有,唯缺一样,天上的月亮。”卡利古拉微笑着,仿佛所述之事与己无关,“没有月亮我就会发狂,我既已是罗马的国王,就拥有一切权力,我能增加赋税、驱使国民承担徭役、篡改法律。老臣们陪同我多年,出生入死,因我随性下令,荒唐赴刑。朋友同我交心交底,全数反目成仇、对我恨之入骨。我把一切变乱套,叫人们看看这世道反复无常。他们说我和我的妹妹不伦,上天降下责罚,让她死去,我才发狂。说实话,我已想不起她的模样。那天,她死了,我从这死亡中学习到一件事:无事能永恒!除非你拥有一样东西,它从古至今乃至未来都会一直存在!那就是天上的月亮!”

卡利古拉说罢大笑,离开前不忘揶揄:“你能赏何物?你的财宝储粮会腐烂,你的宫殿会倾塌,你对你的神的爱也终将消散。你不能给我月亮。”

所罗门王内心卷起狂岚,无法平息。是夜,他独自在床上辗转反侧,十分痛苦,智慧也无法让他冷静。他从床上下来,跪在地上。地砖冰凉,月亮被密云掩盖。他祈祷说:“ 我主啊,愿你为我答疑解惑:什么会永恒?你爱你的孩子,为你的孩子预备一切。然而我们的祖先,背叛了您。夫妻相互隐瞒,兄出于嫉妒,要了弟的性命。就连我的二位哥哥,一个想要反叛我的父王,一个想要置我于死地,都说亲人由血连系,如今看来不过是谎言,我实在惶惑。愿你启示你的仆人,我在天上的父神,原你的爱同在天上与地上,原你的国降临。”

祈祷后,他重新躺回床,忽然想到神或许也会消逝。据说虔信者离开人世后,会前往天国,然而地上从未见过有人从天国回来,种种怀疑交汇指向一个词:假的。说到底,他从未见过那位神。他在床上蜷成一团,黑暗如同虚空,将一切吞没,他也难逃一劫。

笠日,王宫里又来了一位客人。

来者穿着一袭白袍,一直从头裹到脚,一双紫色眼睛熠熠生辉,帽兜裹不住长而密的银发,它们偷跑出来,映着朝阳反射出虹色光晕。“我非人,”客人开口说,“家尊是死神的朋友。族上是梦魔,不死之身。族中每人都有职责,我负责制造王、培育王、指导王。因此,我觐见您。”

所罗门感到新奇,自父族溯回到诺亚时代,每一任先知都为神选中,接受磨炼。眼前男子自称王者导师,对应自族,应该是祭司长。

“人们寄希望于王,希望王能带来富足的生活,更少的劳动,更多的宴会,更多的面包和酒。你我皆知,事非遂人愿。在我国,饥荒肆虐已过十年,贫困疾病萦绕不去,每一天,都有新的老弱妇孺死亡。但很快,我们的王就要来,他会如传说拔出石中剑,异族跨洋袭来,他就挥舞剑刃,他要使城邦稳固,百姓和乐,劳作规律,来秋丰收,一切人民所期许,都成为现实。”

“这真是不幸的苦难,叫人想起我族遥远的过去。我能为你们提供帮助,”所罗门挥了挥手,“来人,带这位先生去库房,赐他一千歌珥黄金、一千歌珥白银——”

“哦不不不,您的仁慈,我会永世铭记。现在请您暂时听我把话说完。”白色的客人继续说,“一次性的帮助很快就会被挥霍,人的欲望难以填满。我们已经设计了一套良好的制度,激励人们劳作,在困难的时期互相帮助。我来是为了解答您的疑问:王会死,新的王会诞生,人们不断死去,他们的下一代长大,成为新的一代臣民。个体不能永存,人类或许也不会永久存在,但请您牢记,您所做的一切不是没有意义的。 就算没有人会记得您的功绩、您的劳作、您所为臣民付出的一切,您也会问心无愧。千百年后,我们甚至不知这座殿堂还能否存在,风卷走沙土,一切回归它光秃秃、什么都没有时的样子。您早看到了那时,却建造了它,因为它当下需要存在,它将会成为过去时,但它曾经站在这里,百国来宾人来人往,惊叹于它的雄壮和美,惊叹于建造它之人所具备的智慧和付出的汗水。这就是我想说的。至于奖励,我别无所求,唯一一个,是请打开您的心,让我经常出现在您的梦中吧。”

白色的客人离开后,所罗门王下令关闭了宫殿,广开言路的活动也到此为止了:看来他已找到他需要的答案。

罗曼艰难地睁开眼,眼球布满血丝,脑中隐隐作痛。

他冷静了一下。

他冷静不下来。

他看向床的另一半,不敢相信身旁的人还能睡得这么香甜。

梅林是在一阵剧烈摇晃中被惊醒的,晨光透过窗帘间的缝隙直插进房间,刺得他眼中一片亮茫茫,他是谁他在哪——
“这就是你每晚入侵我梦里的理由???”

——谁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

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