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穿刺性烧灼1

» fanfic novels

*梅林罗曼

老式电话铃发声振聩,浑然一体的黑暗被它撕成两瓣。

喂,喂,哦,好。罗马尼口舌含混不清地回复着电话,活脱脱像一匹起睡眼朦胧站立不稳的马。他本来妄图在黑暗中找到自己的衣服,摸索一番后无法忽视另一具滚烫的肉体(想必皮下脂肪正熊熊燃烧)。梅林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埋在蚕丝被中,似乎想要将这间恒温恒湿、地上铺着纯色丙纶地毯的卧室作为自己最后的坟墓。罗马尼犹豫了一瞬,就决定把他推醒。不料他一个翻身,拧开床头柜上的台灯:原来他已经清醒多时了。

“紧急事件,”他一边利索地套上西裤一边扭头对梅林解释道,“冷撒路耶又爆发冲突了,这次大概有8500人被卷入。”

梅林听闻,悠悠打了个哈欠,微微阖眼道:“路上小心。还有——呃,你是什么部门的人来着?”

回答他的是一声响亮的合门声。

---------------

合联国人道主义协调厅常驻委员会,罗马尼阿基曼花了10年时间,才最终拥有了一把专用的靠背办公椅。工作节奏紧张刺激,他叼着从路边筒型餐车里买来的哥西墨卷,从难民署奔到儿基会,从开发署跑回粮食署,电子表记录着他每天消耗的卡路里,蹭蹭蹭的增长速度和略显微薄又纹丝不动的工资产生日益鲜明的对比。终于有一天,具体来说是昨天早上,他下定决心要辞职,确保这种头被枪顶的生活再也不能磨耗他下一个十年。站在达芬奇的办公室门口,等着里面的人谈完,腹中的演说稿背了一遍又一遍。目光要犀利暗沉,身体语言成打开状、显得富有侵略性。即使她列奥纳多达芬奇,声泪俱下地发誓给他调到安理会,再涨十倍工资,他罗马尼阿基曼也决不会为眼前这一点蝇头小利而动摇!他还年轻,还没有谈过恋爱,没有携恋人的手在灯火阑珊的顿哈曼街头漫游;他甚至没有去过达里罗弗州,享受温暖的阳光和清水湾温柔的海岸。而这样一眼望不尽头的忙碌,会吸干吞净他的精气神。他下定决心了要辞职!他一向是个敢说敢做的人! 

里面的人终于出来了,不知哪儿来的贵客,脸上挂着完美的笑容,双手紧紧和达芬奇的绞缠。”这样就帮大忙了。“年轻男子一口威尔士口音的英语说得节奏适中,击节有声。他的西装笔挺,上衣口袋里还塞了素色手帕,一身淡淡的男士香水,散发着海洋般隽永的气息。这股味素钻到罗马尼鼻腔内,令他脑内一瞬间闪过一个念头:哦,这是个欧(讲)洲(究)人。

达芬奇看见了他。

达芬奇的笑容没有变化。

达芬奇风驰电掣地窜出一只手,像老鹰抓野兔一样猛地抓响他。

达芬奇说: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这是梅林先生,颠不列内阁秘书长、首相特使。梅林先生,这位是罗曼,我司常任委员会委员。这次的事情,正好在罗曼德负责范畴里,我正要为您引荐呢。

梅林眨了眨眼睛,伸出手,很高兴认识您。

罗曼赶紧伸出手,您好,很高兴认识您……您的眼睛很漂亮。

梅林笑得双眼都眯成了一条缝,常常有人对我这么说,不过还是谢谢您。

两人就走到罗马尼办公室里交谈。梅林把达芬奇给他的,他还捏在手上、没来得及打开公文包放进去的资料夹摊开来给罗马尼看。是关于难民庇护还有儿童福利的,他说,既然我国已经脱欧,所签署的条约就不再产生效力,所以这方面的协议又要重新协商了。

罗马尼装模作样地瞧了瞧他,我怎么听说贵国高等法院没让过呢。他流露出一副关切的神情,心里却要笑破肚皮。这也正常。现在大家看到颠不列人,都忍不住上去调侃一番。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些年坚丽美的日子也没有多少好过:国库亏空,失业率创新高,税金又不敢提高,医疗改革闹了四年还是仍旧是个梦。但是上东区仍旧夜夜笙歌,也没见德州老乡出于愤怒把牛粪灌向社区街道。坚丽美大概不是世界上第一个非民族国家,却是这其中混得最好的一个。他们有引以为傲的三权分立和民主选举制度,区区3亿人口,却依靠发达的科学技术和相对优势占据着世界上25%的资源。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标榜的高于一切的自由。什么叫自由?罗马尼能够在办公室里赤脚穿人字拖(虽然现在藏在办公桌最下方一个抽屉里),这就是自由。

因此,坚丽美人看向欧洲,尤其是古板的颠不列国,总有一种自卑混合着自豪的微妙感受。一方面,这个国家的中部分人是那帮最初划着五月花号而来、躲避天主教的迫害的清教徒的后裔;一方面,这个国家的漫漫建成路又是从受不了老颠不列人对已经在当地扎了根的人的层层盘剥后往海里倒茶叶开始的。他们和颠不列的历史,总结来说为四个字,相杀相爱。

“通过了。” 梅林简洁地说,语气滞涩,似有说不出的苦恼。

“等等……您说,通过了,是什么意思?”

“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突然寄了这份文档到首相府。”
 罗马尼在桌面上把它转过来面对自己,兰斯洛特的签名在下方签署处张牙舞爪,其他常任上诉法官的签名紧随其后。他心里很奇怪,但又懒得问,毕竟这是他们自己的事。

”咳咳,那么我就来为您解说一下普用的条约模板。“

两人会议大概持续了两个小时,分针飞快走过两圈,肚子也不争气地叫了起来。两人下楼出去吃饭,来到第一大道上一座政要们常常来往的酒店。他们挑了临窗的位置,从这里可以看到东河充沛的灰蓝色海水和在其上来往的游轮船只。罗马尼大厅深处似乎有微微的骚动,在点完单后时不时往里面望。梅林似乎也察觉到异常,两人对望一眼,明白了对方正和自己想一样的事。虽说他们这些游走于政界来往于各国各地区各组织之间的人似乎见惯了不少大场面,但毕竟总归是个人,是个人就得有好奇心。从座位上离席看上去不太妥当,罗马尼招来侍应生,问那边是否来了什么贵客。年轻的侍者双眼一亮,答,是西兰法国总理和玛丽王妃暂时下榻本店。

玛丽王妃,推特达人,备受全西兰法人民爱戴的皇室成员,爱好大概就是和推民互动。她身旁则是贞德达克,富有传奇色彩的西兰法女总理,从农场主女儿一路奋斗至此,曾救该国于水深火热之中。最近正致力于大开国门接收难民。

”虽然也关注了她的推特,但是见到真人是不一样的。“梅林饶有兴致地说。

”找个说辞吧。“罗马尼显然也来了劲,已经把早上那股丧气忘到十万八千里外,在全身上下各个口袋里翻找起来,”呃,‘感谢您为国际人道主义事业作出的种种贡献,这枚硬币是为纪念’——”他话还没说完,梅林唰地一下站了起来,手里不知道哪儿多出来了一束花,花朵异常妖冶,上附新鲜露珠,他随手抹了一下用发胶定型好像也无法保持整齐的头发,精神抖擞地移动了过去。

这给罗马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跑过去,远远看到梅林正和玛丽来了个法式拥抱,然后就是流程性寒喧,两人短暂交谈一番,就看见玛丽掏出手机,两人头并头自拍,然后梅林维持着他鲜亮的笑容回来了。

一坐下后他的笑容就垮下来了。

”她问我为什么抛弃摩根。“

罗马尼有点跟不上话题的跳跃性。

”什么摩根?”

他一看就是不关注八卦的那种人,生活虽说不上两点一线,但也足够界块分明。大部分闲暇时间,罗马尼都花在网上。看看日本动画片,打打任天堂的掌机游戏,去去健身房,自己做菜,沿着河道散布,或者在中央公园里晒太阳看书,一个单身男人的生活本来就不需要过分复杂。每年无休止的出差津贴包了他全部的飞机票,从中东到非洲到南美洲,是他的战斗前线。旅行对他而言永远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就是……有关我的绯闻的女主角。”

“那么你怎么回答?”

“我说我们是达成共识后分的手。“

 “那你就不能定义成‘丑闻’嘛,毕竟确有其事。”

“可是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啊! ”

这个自相矛盾的回路冲得罗马尼有点糊涂,他不解地看着梅林。两个小时的相处下来他发现对方善解人意。梅林就真的善解人意地继续说下去。
“摩根威胁我,她手上有我的把柄。她要和我拍那张照片就是想出名,好让她酒庄上的酒都脱销。”

“喔……”这下,罗马尼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探过身拍拍梅林的肩,对方举手示意他的感激。

这个话题就此冷却。侍者端上了作为开胃菜的新鲜的烤菇,两人默默无言地开吃了起来。要不是下午继续还要和条条框框作斗争,他们本来可以开上一瓶酒作为初次相识的庆祝。

后来的事情就显得比较脱轨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