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三个好爹2

» fanfic novels

*千里眼三人组

我总是会选择一个懒人去完成一份困难的工作。因为,他会找到捷径。

                                                                                ——比尔·盖茨

看梅林追抓Cath,达成室内极限跑酷;看吉尔吹毛求疵,寻人启示排出十种版式;看脏衣服溢出箩筐,洗衣机张口空洞洞;罗马尼头上亮起灯泡,a creative idea千呼万唤始出来。

“父母出于本能会保护孩子。我们这样就像大海捞针,完全没有头绪,与其像地毯式搜索一般盲目寻找,不如让阿尔托莉雅的家人自己找上门来。”

“这就回到原题:如何传消息出去?”梅林捞起四腿乱蹬的Cath,汗湿的刘海垂至鼻尖,时刻暗示谁才是堵塞浴室水口的罪魁祸首*。

谈及如何帮小姑娘回家,梅林决心使用网络,计划如下:

1.上instgram注册账号

2.给Cath套上平日里他缝制的各色小斗篷

3.一顿猛拍

4.Po上网,成就新一代网红

5.攒粉丝数过w,发寻人启事

优势:小粉丝们遍布日本,爱小动物,热情洋溢,激发其同情心后,能自发寻找起丢女儿的人家。

曲线救国之计状似宏大,两位室友不置可否,笑看普通哺乳类挠他两手臂红道道,转头各自另想办法。

他们不是没试过传统的寻人启示。小姑娘来公寓的第三日下午,三名懒癌一同出现在楼道口,耀眼阳光从西边射来,热风挟裹着尘味,汽车的鸣笛此起彼伏,树叶沙沙作响,恍惚中他们想起,上一次回归这个世界大概可能似乎是几千年以前,而一切照旧,世界在稳妥地运转,他们被抛到时代后。感慨归感慨,三人打印了成垒传单,到附近的街道电线杆上张贴。

传单上,阿尔托莉雅在吃冰淇淋,下方黑体大书 看!你见过这么可爱的小吃货吗?没见过让你见一见 被一群在铲除电线杆小广告的大学生逮住,对方也来自迦勒底,自称是女人真麻烦部部员。

其中一个一头苍发,印堂发黑,单闭左眼,张口就出嘲讽,惹得吉尔狂笑了两次,空气一度凝固,似乎无法以和平收场。梅林本性大起,想蹲上墙头看戏;罗马尼处理不来这种场面,上身僵住,本打算劝架,两腿却带他不由自主退至安全范围内。

“小姑娘长得挺漂亮,”另一名蓝头发部员摩挲下巴,“但你们这么到处炫耀是不是讨打?”

三人这才发现,最关键的字样被印在纸张背面:如其父母见启示请迅速与迦勒底丁目C番地7号联系,联系电话1■■■■■■■■■■■,联系电话2■■■■■■■■■■ ,联系电话3■■■■■■■■■■■ 。

解释清楚事情就好办,部员们主动提供帮助,被分一半传单,午睡部和女人真麻烦部的部长交换名片,喜事一桩。客厅地板上,三人坐等,截至目前,陌生的电话一个都没来,更不要说家属登门寻女。

“只有一人有资格决定你的去留,除了我以外别无他人。你的父母作出了愚蠢的决定。住入我家,无论是一顿五碗饭,还是独自霸占梅林那家伙的床,都随你乐意。”吉尔揉揉阿尔托莉雅的小脑袋,轻轻松松松作出许诺,慷他人之慨。

梅林听见,专业病发作:“对小孩乱说话,你可真没个大人样啊。失去父母的小孩是很可怜的,反社会人格小时皆如此,未来日本治安水平下降,请牢记这其中一定有你的责任。“

吉尔另眼相看:”哦,你还挺热爱社会的嘛?”

梅林:“厨房那袋米,我今早看见了它的底。”

呼啦呼啦,罗马尼拉着移动白板进客厅(避开地上堆叠的杂物花费他不少力气),往常它待在罗马尼房内,涂满有机化学方程式,此刻他擦干净,添上几幅涂鸦。

啪,他拍了拍顶部一图:”首先,我们要让阿尔托莉雅陷入危险。“

吉尔点评:”不得不承认,这几个苯环画得很好看。“

罗马尼谜之自豪:”那是!别看我不太勤快,学习还是很认真的!上课时手能一刻不停,抄写板书呢——不对!我画的是人!虽然出于习惯把头画成六边形但我画的的确是人啊!

“——我刚上网查了查,警 视 厅统计数据显示我 国每年失踪人次达八万,光每日就有两百例失踪案。就算我们报警,警. 察大概也只会把她送到教养所。

”如果她的家长工作忙,不顾家,可能现在都没发现孩子丢了。我们只有营造出‘有个小孩很危险’的假象,惊动遍这一带,等她父母听到消息,才会反应过来吧。假装成诱 拐 案,把阿尔托莉雅送上早报头条,引发社会关注,是不是非常高效?”

顷刻间客厅陷入安静,只有阿尔托莉雅被Cath舔得痒痒,发出笑声,无忧无虑,羡煞旁人。梅林和吉尔交换目光,奇妙地达成一致。


第二天,迦勒底,人文教学楼下,主告示板处聚满人,喧声鼎沸。四人走来,人群自动开出一个缺口,两人像贴身保镖,往缺口两端处一站,各拦住背后骚动的人群;剩余两人中,一人扛起另一人,搁她上课桌拼成的演讲台。

玛丽·安托瓦内特平日里笑容可爱,领袖气质斐然,人气和身高成反比(随着扛她的次数增多,迪昂的筋力日益变强)。但今天她笑不出:”在看到勒索信的一刹那,我同大家一样悲伤而不安。难以置信!在光天化日下,在我们信赖的师生中,在我们最为熟悉、最感安心的街区里,有只看不见的黑手,为了一己私 欲,竟伸向无辜的孩童。

“昨日学生会召开紧急会议,现在向大家宣布:迦勒底大学会尽最大义务配合警 方协助调查,请各位师生做好被传唤的准备,本次协助搜查行动由学生会全权负责,若有异议请向我当面提出。“

语毕,掌声雷鸣,哨声起伏。

响声惊动了临街的科学实验楼。南丁格尔哗啦合上窗,转身走向室内。实验室工作台上,罗马尼从试管震荡机边探出头:”那个,能不能开下窗,空调好像坏掉了……“

南丁格尔:”现在不行,外面吵死了。“

霍恩海姆本来在记录数据:“发生了什么事吗?”

南丁格尔:“文科生热衷的活动呗。’吾尚存者,当担所余大任;承烈士遗志,倍吾力于未竟之业。’* 大概觉得一日不出声,便愧对自己的公 民身份。“


对于作 案,吉尔自信满满。橡胶手套,手术剪刀,一次性外套、发套,一应俱全(由亲爱的医学科室友倾囊提供),他从日期不同的报纸上剪下字句,用胶水将其拼贴在卡纸上,附上黑白照片:阿尔托莉雅双眼被黑布住,下方标明索要赎金,一封敲诈信落成。

念及不少学生来自本地或附近城镇,学校成最大信息流通场所;小姑娘走失到此地,家离迦勒底大概不远。消息四流,父母也会以最短时间闻讯赶来吧。

吉尔爱惜羽毛,遇到错事,不会自告奋勇,担当罪 犯。但当三人坐在餐桌边,详细分析利弊,说到梅林和罗马尼头发长,容易掉,DNA处处留,怕阿尔托莉雅还没回家,警. 察就上门来抓人;说到罗马尼出于专业素养,手起刀落,操作娴熟,也可能因滴水不漏而被锁定职种,暴露反而更快。种种原因,不一细说,判决落下,交由吉尔来做。

吉尔坐在长方形餐桌的末端接受使命,这里是属于他的铁王座。铁王座的主权由每月一次三人联机竞技赢得,获胜者在这个家中拥有绝对的权威,可以免除包括蹲守家中代签快递、下楼倒垃圾拿报纸叫外卖、代友上课签到、领取游戏登录奖励等一切形式的劳役,很有点古文明封建王朝的意思。吉尔是常胜将军,又是房租90%的出资人,早让梅林和罗马尼签了卖身契约,把他俩的人 权归属用一纸公文压在冰箱门上。

他认输,遥指冰箱,语气疲惫:“这间公寓的每一寸都是我的领 土,你、你、还有你(他冲阿尔托莉雅扬了扬下巴),都是我的所有物,债权人当然要保护他的财产。如是,我应允:我来承认,我来允许,我来背负整个世界。”

TBC

*本梗来源于 @一个苦夏的小号 :三个男生一起住,浴室下水道也会堵住(。)吉尔伽美什是唯一的无嫌疑人

*罗马尼的解决方案,大家可能看出来了,原型是所罗门审判的两妇人夺婴案。有时代和行使人身份的局限性。

*“吾尚存者,当担所余大任;承烈士遗志,倍吾力于未竟之业。”

出自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说,大意和“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类似。南丁格尔没有细听,因为学生搞事在校园里司空见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