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儿童节快乐

» fanfic novels

*梅林罗曼

芙芙:芙~芙~

医生(从案上直起身,身体带动椅子转向朝门处): 芙芙!芙~芙~来,过来(招手)给你吃小饼干~芙

芙芙:芙!

医生:这里没有可以拿来垫的东西,放在地上也不太干净,我就放在手里喂你,芙~

芙芙:芙—— (喀叽喀叽,只见芙芙把鼻头埋进医生手中,又薄又柔韧的粉色舌头若隐若现)

医生:芙芙芙?吃好了吗?还要吃吗?我这里还有 (抖动一大包饼干向芙示意)

芙芙:芙……

医生(架着芙芙的前肢将它抬起,将它仰面摊在自己腿上,撸芙肚子): 芙~想睡就睡吧

芙芙粉色的肚皮起伏节奏趋于平缓,它的眼睛也睁不开了

医生:好乖好乖~不过……怎么这么沉……一般小狗的体重有这么重吗……这样完全无法工作,太让人分心了

十分钟后。

达芬奇:对不起,打扰了哦~这个星期的以太块消耗统计报告……咦,罗曼,你还开设心理辅疗业务吗?

医生:报告交给我就好,心理辅疗是怎么回事?

达芬奇:你的腿上睡着个人——这不是梅林吗?

医生:诶?!梅林?哪来的梅林?这不是芙芙吗?刚才它跑进来和我玩,我给它喂了一点饼干,它吃饱了就睡了啊?

达芬奇:睁眼说瞎话也给我有个限度啦,还是说是暗示起的作用? (打响指) 看看清楚,这可不是那个在迦勒底随意出入的毛绒绒的可爱动物哦?而是前几天在走廊上与他相遇时居然对我说出“达芬奇亲如果是真正的女孩子就好了呢”这么过分的话的看起来和医生一样要注定单身一辈子的远古究极家里蹲魔术师哦?

医生(如梦初醒地惊讶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梅林的头和前臂枕在他大腿上,上半身贴着医生的小腿顺势坐在地板上,虹色的头发如瀑布一般压着白色的斗篷流淌到地上): 居然把异常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刚才我被下了暗示吗?或是幻术?虽不知他为什么这样做,但这家伙的恶作剧通常是没来由的——为什么我逐渐习惯这种事了?话说我模仿芙芙叫是不是太蠢了……
梅林:芙……

医生:啊!睡觉也不忘发出可爱的芙芙声!怎么办,这完全是犯规——太犯规了—可恶—给我到床上去睡啦 (努力拖起梅林朝自己的床的方向移动)

医生:嘿咻,这样就差不多了。英灵睡在地上不会着凉,但也不像话。

医生:不行,看不进去,我还是把报告拿到图书室去写吧。

(医生收拾桌子,端报告出门)

(梅林睁开一只眼,确认门外已无动静)

梅林:忽然想起非常遥远的事。那是距今已逾千年的光景。

和终年负雪的山麓不同,那里遍地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小溪潺潺流过,奇异的花鸟鱼木自由生长,从未得外人见。

童话里出现频率很高的场景对吧?一般来说,会有牧羊人少年闯入女巫的木屋,不小心弄坏什么东西,被迫做出补偿之类的故事发生。但这个故事里没有别的人类,只有一名公主,因童贞得子被国民视为异端,被指责为饥荒与灾厄的开始。

她的父亲,也就是那个国家的国王,虽然非常爱自己的女儿,却迫于大臣们日益施加的压力和宫廷中的流言蜚语,不得不将她推向绞刑架。

但死的那个人却不是她。疼爱女儿的母妃命仆人将公主药晕后换上农妇的衣服送出国家外,自己穿上女儿的长袍慷慨赴死。国王知晓整个计划,也无法做任何事阻止。就是这样一个,非常俗套的故事。

说起来,幻术和替身很像不是吗?本该能命中的目标都逃过一劫。

公主来到森林中,独自诞下婴儿,抚养其成人。孩子很快长大,不久口中就常说出母亲没教过的单词。一天夜里,她在梦中遇到了孩子的父亲,那是时隔多年的重聚,却是又一场离别的序章。

他要带走他的儿子,因他完美继承了他的力量。两人争执,公主妥协。她醒来,借着水凉的月光,最后一次仔细端详儿子的脸庞。她将国王留给她的剑放在孩子的枕边,曾经她随身佩戴,以它护身,现在她希望他在离开时也能带走这把剑。不着纹式的剑身,红色的穗子,普普通通,刀刃已钝,怎么看也已只能充当装饰品的剑,无法发挥武器的用途。但这是她能留给孩子的唯一的纪念品了。

好像回忆了些无聊的事,是个没有结局、也无法让人笑出来的故事呢。为什么会想起这种事,大概是因为很久没这样被人抱到床上、掖好被子过了吧。不过也可以当做预演练习——事实证明,这个故事从听众的角度来看实在不有趣,下次再有人问起我加NP时为什么要换把剑,我还是另编个好点的吧。

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