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来自 孤寂流星的点文 想看对梅老师主动的医生

» fanfic novels

*梅林罗曼

熟悉的天牢板。

向窗外望去,平原一望无垠、连绵起伏直抵海腹,草木茵茵,风和日丽。

妖精之乡,一座高塔屹立于岛土一端,塔顶视野极佳,能俯瞰全岛,主要用途是关押梅林。

今天也是暖阳高照,无所事事的一天。梅林支起身,随意将珍贵的衣布坐压在身下。塔内,肆意铺张的花朵随他睁眼绽开。地上,摆放着主机、显示器、键盘和鼠标。服务器箱贴墙而立,嗡嗡运作。

他打开电脑电源开关,静候启动画面播放,象征性合掌,像是在做餐前祷告:感谢所有人类,为他提供能量。

梅林经营着一个情感咨询网站,魔法☆梅丽。每一天,用户们都留下数千数万的留言。每条留言都倾诉着一个秘密。无法言明的情愫、付出爱恋却得不到回应的苦恼、同床异梦的疏离带来迷茫、喜悦、悲伤、爱慕、怨恨……重重心事,纠织交结,丰富多样,是他最大的食物来源。

守在世界之外的观测者害怕与人类个体纠缠不清。因困扰于男女关系,主动惩罚自己,将自己锁入牢狱之塔的梅林,开发出了这样的高科技捕食手段。

梦魔无需睡眠,但思绪持续运转过久亦称负担,何况他只有一半梦魔血统。他于是采取严格规划的作息,日落而眠,日出而作,加倍体验蹲号子的乐趣。

现在是早餐时间。

手指洁白修长,敲打键盘不亦乐乎,捏他、颜文字运用自。若平野上的花草妖精忽然闯进来,目睹这名同类对人类科技如此谙熟,一定会惊讶不已。梅林,走在妖精界前沿的妖精,IT妖精。

当他飞快运脑,组织出一段又一段妙语时,屏幕忽然跳黑。手指悬于键上,理解力生生截断,发生了什么?按下重启键的前一秒,麦克风断断续续传出杂音,屏幕上一个人影出现,雪花闪烁糊成一片。

“咦,你是谁?”梅林尚未开口,对面的男人擅自发出疑问。这是我的台词,梅林想。对方开始忙乱解释,他用千里眼深深望向屏幕,却发现有道屏障阻隔在男人的空间前,视野漆黑。

“我叫梅林。你是谁?”

“梅林……?!怎么回事,这个通讯装置能接通到阿瓦隆吗?”

对方低头,慌忙操纵按钮,画面清晰明亮许多。梅林这才看清,轻佻男声的源头,是一名拥有一头橘红色长发和一双绿色双眼的青年。

“我们在哪里见过吗?”梅林细细思索,青年带给他熟悉感,半晌,他回忆成功,“哦……所罗门,赢得圣杯后受肉成人类。现在过得如何?当人这么久,有没有什么感想?”

青年挠头,腼腆微笑:”没错,现在的我,名叫罗马尼·阿基曼。在迦勒底做医护人员。感想的话,就是工作量比生前还要多——我向来过得不太容易……”

两人是旧相识,初遇可上溯到公元前十世纪。因偶然,梅林的露天魔术工房生成时空置换能力。魔术愈古愈奥,他逆时间轴而行,最后抵达魔术的源头,结识了缔造者所罗门。后者称魔术起源于神的旨意。岁月如流,日无暇晷,所罗门普通地终寿,友谊也暂时中止。这一刻起,才重启延续。

类同星之海内的阿瓦隆,迦勒底独立于其它时空,汇集来平行宇宙又散出。若非医生主动暴露,以梅林的全知之眼也无法探测。具罗马尼交代,迦勒底研究观测所由各国出资建设,包揽人类文明存亡继往大任。

星之海内虽与世隔绝,却大概在某处保有流畅输送灵子的通道。示巴探测器就是这样锁定到梅林的服务器的。

梅林听他汇报,稍稍惊奇:“都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连我的千里眼都无法看穿……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算奇迹,人类果然不会让我厌倦。”

罗马尼忽回过头去,镜头之外,有人同他交待什么,他忙不迭点头,转过头来,凑近屏幕,压低声量:“我现在要切频道啦,本来和你聊这么久我就是上班偷懒,下次有机会我们再聊。”

说罢挥挥手,屏幕雪花闪烁,麦克风一阵喧声,梅林似乎听有人笑问“你跟谁挥手呢?”。而后空气陷入寂静,显示器重新跳回魔法☆梅丽的网站页面。

“机会”没让他等太久。几天后,迦勒底又接通了位于星之海内的服务器。医生重新现身,说是要拜托一件事。

“你能带些花过来吗?”

“花……是指这些花?”梅林指指身周。他身上流散魔力,源源不断,艳丽的花朵反复凋落又生长,像一种奇妙的物理现象,循环上演生与死的轮回。

“是的,魔力之花,由纯粹的魔力构成,洁净与高效并存。”罗马尼发出赞美的叹息,“我负责管理其健康状况的受试体……一个女孩,她身体受不了太大刺激,不能出无菌室,但她想触摸花。普通的花不能进入她的房间,如果是你的花,一定可以。“

梅林思索片刻,面露难色:“抱歉,我不能出去。我已不愿与任何人类个体产生纠葛。若这名女孩的命运是存于温室,被细心呵护,那非温室生物会使命运偏离其轨迹……我的影响太大了,明白吗?“

如果罗马尼对梅林的过往一无所知,面对这番厥词,恐怕要心生鄙夷。但罗马尼曾站在魔术师顶点,深刻理解”高次元存在不能干扰低次元的运转“的文明规则。具体来说,他因此得生。神不能亲莅凡间,在人脑上刻写魔术式,所罗门是神落在盘上的棋子,他撰写魔术,向世人揭露现象操纵术。

医生只好妥协。抛回对方掷来的重球,远古究极家里蹲松了口气,继续情感咨询业务。然而没过多久,罗马尼又来了。

”花离开你身边还可以活几天?那孩子很少会向人索求什么,这次是特例中的特例,而且几束花大概……也许……不会影响命运进程……“

”不行。“

也很少看你向人索求什么啊,梅林心想,按下关机键。

接下来几天,只要梅林打开电脑,就一定会被强制连到迦勒底。

”我改了权限喔,现在我的个人电脑也可以直接访问示巴的资源池。就算是牺牲掉休息时间我也无所谓了。”罗马尼即使在吃蛋糕,不依不饶的气势也未减半分。

”如果追星,你就是那种举着摄像机跟踪到偶像家的私生饭啊!只是几束花而已,没那么认真的必要吧!“

梅林狠狠敲击键盘,他腿上的另一台笔记本电脑不联网,因此得以自由操纵。长串长串的代码从他指尖流泻而出,这是防火墙代码,特别针对示巴。

几日里梅林放弃睡眠,无心娱乐,加班加点精进IT技术,誓死和人类抗争到底。他不用魔术,对自己的技能怀有相当的自信。

”什么,你连这种演艺圈黑话都知道吗!看来不仅关心世事,还可能出塔过好多次……只是几束花而已,“罗马尼移开视线,”不过既然你这么坚持,大概是看到了灾难性的后果之类的走向吧。其实我对这个愿望也很不解。迦勒底的VR技术非常发达,展示的花足能以假乱真。每当我对马修这么劝阻时,她都会露出我无法解读的神情。我隐约感觉这可能对她很重要,所以才擅自来拜托你……果然,我还是太任性了。“

梅林停下手指。罗马尼的脸上,头一次流露出寂寞的表情。他是在不自觉模仿自己的看护对象表达情绪吗?如果女孩的愿望是触摸除人以外的生命,那么其看护人的愿望便是希望女孩能够笑。连罗马尼自己也未意识到,身为人类的他,心中萌生出了梦这种东西。这在以前的所罗门看来,恐怕是不可思议的吧。

世界常以冰冷的铁壁,教孩子何谓现实。只有眼看希望破灭,才会明白,这个世界上,有着祈愿过数百遍也无法实现的愿望。他们的眼神会逐渐冷彻,他们的嘴角日益坚毅。那份温柔的天真也荡然无存。遭拒绝是一种成人仪式,失望过后,世上少了一个孩子,多了一个世故人。

梅林权衡了一下利弊。

倘若人类不会再做梦,梦魔的大限也不远了。


罗马尼按响房间的门铃。虽然作为主治医师,拥有全部的权限,罗马尼依旧坚持,只有经过马修自己同意,房门才能让他出入。通过这类仪式,他希望少女能懂得权利与隐私。这是尊严赖以维系的根本,也是人在吃喝安身需求得到满足后,下一步会追求的东西。

马修从里冲出来,隔着二扇玻璃窗冲他笑,按下开关。医生来到缓冲间,高压消毒气体从嵌在墙内的槽口喷出,把他头顶的呆毛吹得找不到垂落方向。清洁过后,第二层门滑开。

看着眼前的景象,罗马尼瞪大眼眸,一时失神,手提的医疗箱也摔落在地。

铺天盖地的花朵,炫彩夺目,成堆成山,爬满地和墙,几乎要遮掩掉灯,霸占完马修的床。

少女之外还有一个人,身形高瘦,身穿白斗篷,虹色的头发瀑布一样倾流到地上。

罗马尼:”你是…..怎么进来的?你……消毒了吗?“

梅林:”这位美丽的小姐身体足够健壮。只有在阳光雨露的滋润下,幼苗才能长成参天大树。我看你们还是把这房间拆掉吧,她已经不需要了。“

事后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休息室。罗马尼看梅林一路曳着长发而行,心中诧异,没想到他已对研究所内的走道了若指掌。他们找了张沙发坐下,梅林捧着食堂烘烤出炉的鲷鱼烧,吃得非常开心。罗马尼坐在一旁,看着他吃,道谢的话含在嘴边,正待瞅准机会说出。梅林吃完了,起身把油纸扔进垃圾桶。

他背对着罗马尼:”这里真是个好地方。我也难得看到你面露吃惊。这份感情非常美味,我就当报酬收下了。用甜点心佐餐刚刚好。“

梅林转过身来,露出了满足的笑容,那是所罗门只有在他的民众脸上才看过,在迦勒底这个怪人云集之处却难得一见的笑容。

“以后有什么困难也来找我吧。虽然我不太想和一般人类往来,不过从我的阅览经历看,你显然不在完成体的范畴里,还在摸索中。”

他看到青年的未来。看到他为了他人的笑容奋不顾身,没有迟疑地走向熔岩炭火。那是只有地狱才有的光景,青年燃烧自己,就像殒命的星辰。

“做人的历程艰苦而崎岖,何况你有太多难隐之言无法与旁人诉说。我虽不才,却多少懂得多一些。如果我是那个你能把心托付的对象,我会感到非常荣幸。”

ENDS

 梅林:Cath Palug,想见美丽的事物吗,我给你介绍个好去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