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普通人生

» fanfic novels

*梅林罗曼

罗马尼·阿基曼得知自己命将不久,决心逐渐断绝四周的人际联系。他将独栋住宅换成公寓房,衣书杂物放进瓦楞纸箱,由搬家公司搬上卡车从新都开往旧都,自己徒步走过连接两岸的跨江大桥。未远川江湍急流过,桥面上拂来凉爽江风,掀起他的衣角,拍打他的刘海,看啊,看啊,你生活了二十七年的城市,再多看几眼,如今你就要和它告别。

得尽快把诊断书结果通知上司,确保公司有余裕安排工作交接;要回一趟老家,哪怕多年来父亲对自己不闻不问,知会一声还是做儿子的责任;葬礼最好用新式,一切从简,安息礼拜做完后便火化,骨灰千叮万嘱撒入河里,家里放座壁翕会勾人伤心。他心中迅速盘算,似有一条清晰的路指引他向前;又好像他其实已经死过无数次,这一次他驾轻就熟,有条不紊地安排又一场身后事。

唯有一橱柜的少女偶像周边他割舍不下。罗马尼踌躇许久,在二手转卖和带它们入土间犹豫不决。他看见自己躺入棺材,双手在腹部交叠,神态安详,衣领笔挺,衬衫洁白,棺柩周围摆满手办、CD、专访杂志、写真集,一圈儿粉粉蓝蓝。

被好事者拍照发推,配字:御宅的葬礼。

不错,罗马尼走上坡道,踏过路边败谢的紫阳,对空气郑重点头,死亡的形式是生之交响乐的终章,述尽一个人的价值。用魔法梅丽的粉丝来概括自己大半人生,可算超值。

盲目的乐观积极只持续高涨了一个礼拜,随后病魔越发嚣张起来。旧日早起的良好习惯被不稳定的血压折腾得没影,眼白中血丝清晰可见,午后往往泛上乏意,一歪便是傍晚,疼痛仿佛一个灵活的小动物,从脚钻到头,从肺腑钻入心房,咳嗽能咳出血,四肢常因不明骨痛而动弹不得。星期一到星期六,罗马尼躺在床上,常想到死,回归,生。眼前出现偌大黑洞洞的空间,听闻滴水声,他自己从黑水面浮出又转身沉入。他曾在一个天气晴好,身体情况偶尔没那么糟糕的星期天前往新都,在小时常去的教堂前伫立许久,却始终未踏入,想到他当初脱教信誓旦旦,宣称人无需靠神就能找到生存的意义,为此和父亲吵了三个多月,冷战延续至今。

对于已被剧透死期的罗马尼,死神镰刀高悬头顶,落下的阴影足以让这位人生读者丧失读下去的心情。像他一样的人不少,电视上时有报道,自己按剧本走一遍又是别种体验。理智的头脑清楚地告诉他人终难逃一死,或堕入轮回,或受天使审判,或什么都没有,回归万物的起始,宇宙的根源,但那都是死后的事,是未知。他也曾在魔法梅丽的人生相谈教室栏目中发问,为什么人会对死产生恐惧,被答之人多贪婪,对于永恒有不懈的追求。语峰凛然,残酷无情,却是他一贯痴迷的调调。也许没了雅威,他还需要被审判,唯有将自己摆在受裁夺的位置才安心。他被梅丽说服,一度反省身上种种劣性,企图戒除原罪。

几日后罗马尼终于想通,在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他搬了把椅子坐在阳台上,看家家户户亮起灯火。酷暑宵风带着白日余温,吹来一阵歌声。歌声时轻时重,若隐若现,调子轻快,由一名年轻男性唱出,不经意传入罗马尼耳中。小镇中幸福的歌声不知触动了他哪根神经,撩拨得那饱经病痛的心汨汨涌出泪来。这颗星球上的七十亿人类热热闹闹成簇生活,拥有不同面孔,发出万千声音,喧喧杂杂交汇到一处,朝着夜空扶摇而上,无时无刻不在演绎幸与不幸的故事。自己的离开或许会为亲近的人来带短暂伤痛,但很快那空洞就会被新的热情填满。地球照样自转公转,太阳升起又落下,万物欣荣衰败,自有律法。死无可惧。罗马尼从屋内找来预备已久的麻绳,对准阳台上空横着的晾衣栏杆抛过绳头,细心地打起结来。死亡的形式是生命的终章,也是人类少有的完全属于自己的权利,他为自己选择,结束于漫天星辰之下。

年少时罗马尼在主日礼拜结束后,常留下继续参加团契聚会,就是在那时他学会了十种水手结打法,现在看来不免讽刺。他一心一意对付手上即将成为凶器的绳结,却忽然背后有视线粘滞,转头来回张望,居住区街道空空荡荡,只有夏日夜晚的热浪排排滚来。这时一声“Hello”冷不丁从下方传来,罗马尼吓得坐到地上,又爬起来向阳台下看去,只见一张笑脸扯得十分夸张。

梅林成为这间二十叠大公寓房的第一个客人。据他本人交代,事发当晚他刚从朋友家里出来,在附近晃荡,寻找写歌灵感,只是当时罗马尼看他帽衫兜头的样子怎么样都像个不良。眼看有人要自寻短见,梅林出手上前进行危机干预,强闯入室,自诩颇具开导能力,喝了罗马尼三罐橘汁,三日后为还礼亲自扛来一箱牛奶。此后他又找各种各样的理由上门拜访,每见为他开门的主人仍完好无整,都会无声吐一句“谢天谢地”。

罗马尼大半时间都卧在床上,梅林便坐在床边,两人谈天说地,各自暴露出惊人的智识,话题从人是否具备自由意志到热带鱼的生理期,小心绕开罗马尼心中苦闷的根因。通常很是开心。罗马尼甚至产生出错觉,他还能活很久,和梅林一直这么漫无边际地聊下去。谈资耗尽,梅林就会从随身背包里抽出几卷卷宗埋头阅读( 它们往往卷面破旧,材质成谜,散发着陈腐气息 ),或是跑到阳台打一连串电话,讲的不知什么,常用词是“战争”、“魔术”,与现代和平社会格格不入,文化艺术工作者都这样。但和很多离群索居的创作者不同,他从未给人社会适应不良感。

起初罗马尼很有一点儿被感动,想不到萍水相逢的缘分竟能牵出这么大的温情,隐隐约约间又觉得这人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两人在平行世界说不定是亲戚。他甚至向他安利魔法梅丽。七月,罗马尼克服了极大的心理障碍,给梅林看那张诊断书,心中排斥又奢望着柔软的同情,然而出乎他意料,梅林细眯起双眼把整张纸读完,脸上流露出罕见的严肃表情。

“吊在阳台上会给社区居民带来困扰,在我们英国,政府都是呼吁自杀者在家服药自杀的。”

罗马尼正在服药,差点噎住。

“等等,为什么突然说出这么过分的话……”

“我为我的无礼道歉。不过在死之前,还是考虑一下比较好。死后一切都结束了,哪怕后悔也来不及。”

每到需要表态的重要时刻,梅林就开始说些不痛不痒的话,立场居中,模棱两可,曾成功蒙混过关好几次。相处时间虽然不久,罗马尼已深谙他的套路,对此不免又是一阵气恼。病痛使他的身体体质日益降低,情绪时而激昂时而低落,自制力也失去了大半,此时他已达某种边沿。

“我做出决定了。你请回吧。”

说罢他抓起搁在床头小桌上的水果餐刀走向浴室,被梅林一把钳制住颤抖的手腕,夺去锐器。后者强迫罗马尼坐下,眼睁睁看他把桌上的玻璃制品和一个瓷杯扫进垃圾桶。

“如果我说我有办法治愈你的病呢?”

随后梅林叙述他的身世,态度诚恳,一扫以往的漫不经心。他在这颗星球上走过千年时光,看罗马帝国盛衰兴亡,看欧洲被法国思潮席卷一新,看商船扬帆开辟海洋文明,看人类凭理想构建起新生国度,在无数个春夏秋冬里他晓尽人世,于遥远奥妙无可言说的境界中他恣意游曳。

一番剖白惊得罗马尼目瞪口呆,联系起梅林以往流露的见识,说起历朝历代英雄时如数家珍的模样,又不得不信服。他是人类自身的幻想和人类开的玩笑,没法决定出生,亦无法选择死亡。只要喝下他的血,就能增加身体内本不存在的元素,从而借用原子以外的物质重新构建肉体,不病不痛,不老不死。

抛开脱离常理这点,提议实在诱人。这个七月平凡的夜晚,注定要被罗马尼在余生中反复想起。灯光下彻,白而眩目,罗马尼不安地抠着手中橙子凹凸不平的表面,偏头避开梅林直射而来炽热的目光,心中动摇不已。接到医生会面通知时他看尽结局,当被询问是否要立即采用安乐死服务时他果断拒绝。说到底,驱策着如今狼狈不堪的自己的依旧是那个问题,若一切终将逝去,现在所做的一切是否只是徒劳?他活了二十七年,学习,工作,读过很多书,做了许多事,都将随死亡烟消云散。换而言之,便是生存的意义,答案至今没找到,父亲听了也摇头。不知道这个,就无法甘心接受这样的结局。

但若是不老不死……

正如梅丽歌中所唱,再美的花总有凋零之时,于旁观者是无可奈何之事,旁观者无法体味花的欢喜悲伤,花也不知旁观者的落寞。千年来梅林读过太多讲述人类抗争命运的篇章,未曾想到观察者的命运枷锁悄然束住了自己的手脚。时间的齿轮无情转动,人潮涌来散去,他被留在原地。既使主动走入人群中去,也无时不在脑内预演分离。

一声惊响忽然打破无声对峙,卧室窗户被撞开,环顾四周空荡荡无人,一只鸟从地板上一跃而起,扑棱着凌乱的羽毛,在空中打转,黑色小眼发出精湛光芒,咕噜噜乱转带有机械动感。它张口说人话:“结束啦!结束啦!圣杯战争——结束啦!”

罗马尼不知,这一刹那,两个颇与梅林亲近的人已离去,他们一个想要毁灭自己用一生守护的国家,一个嫌如今的人类不如以前的好了。罗马尼被鸟惊得不轻,身旁的梅林只是长长叹了口气,脸上是掩盖不住的疲倦。罗马尼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人比外表老得多。梅林再度看向他,神采间已没了生气。他孤注一掷向罗马尼发出邀请,随即意识到那是出私心,灌满孩子气,便无法坚持这个话题。梅林匆匆离开,自此不辞而别。后来罗马尼住进重症监护室,时常想起他们无话不谈的时光,揣度出可能梅林在最后良心发现,将普通人拖入与他相同的命运太过残忍,便退出友谊游戏,重回与孤独为伴的旅途。

监护仪屏上的折线塌为直线。三天前,护士拿来一个小盒,缘是有人送他礼物,打开是魔法梅丽的最新专辑,就向后勤部借来CD播放机。窗帘在清风中鼓荡发光,梅丽的歌声清丽悠扬,回荡在白色的空间里。罗马尼听出那是梅林在他家餐桌前对着稿纸哼出的曲调,任凭双眼模糊,泪水划过眼角,心想现在可以安静地去死啦。再没有人在他耳边喋喋不休,转移他的注意力,让他无暇去思考那个问题。而今他终于得出了答案。

生与死是万物万象的一体两面。若无生,死就无从谈起; 没有死,他也不会加倍珍惜那段时光ーー两个人凑在一起,脑子发懵,尽说胡话的快乐时光。

他全身放松,意识内倾,记忆在眼前攸然走过,放到一帧突然卡住。十年前,冬木市新都教堂,里侧的休息室中,那个教他打水手结的男人有着一头耀眼的虹发和温柔的笑容,自称来自海的国家,还说学会扎水手结是每个年轻男孩必修的技能。是梅林注视他已久,还是两人只是纯粹的有缘份?都无从究起了,唯有那些欢笑的日子,耀眼到发光,好像梦一样。

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