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青歌

» fanfic novels

*梅林罗曼

在电车站,总有一类人会受真正的乘客鄙视,他们霸占着候车位,一坐就是半天,理智气壮,维持着一个奇怪的姿势,可能在搞后现代街头行为艺术,但你品不出其中的幽默,这让你恼火。

你是当代女白领,蹬着六厘米高跟鞋一路小跑,手上提着的coach包是本季outlets专供品,就是它暴露出你为何脚踩一双Jimmy choo还要追赶公共电车。一路奔来你很累,离公交车到站还有十分钟,完整的十六年素质教育告诫你不要当众脱鞋,你真想找个地方坐,那位子本来是留给你的,现在被两个恶人霸占了。

你是事业有成的中年男,日渐松懈的臂力会在不经意间让你失去对方向盘的控制,银行存折上的数字日渐增长,夜间失眠的时间日益增多,你开始尝试电话销售里推荐的保健品,葡萄籽提升新陈代谢,鱼肝油防脑血栓,印度神油……不,不说这个,你在电车站停下车,抬起腕看看表,本来是久违的全家郊游,你从公司请了一天假,想要尽一份家庭责任,已经过了时间,妻子儿女却迟迟未露面,只有两个人坐在那儿,和你大眼瞪小眼。青黑色的眼圈使他们看上去一夜未眠,外套沾着露珠,年纪说小不小,说大不大,无所事事让他们毛发浓密,不像你;未经世事坎坷让他们口袋空空,也不像你。

再换个人,你是年龄不大麻烦不断的中学生,书包有五公斤厚,每日跋涉时压迫着你的后背,但骨头还是蹭蹭长起来,夜间你睡得迷迷糊糊,以为有人坐在你床边吃苏打饼干,不是,那是你的骨缝在尖叫。只要迟到就要被记名,迟到得久了期末德育栏只能拿C。所以你每天天蒙蒙亮就起床,叼着面包冲到车站,你想喘口气,找个地方坐一坐,没地儿了,不好意思,两个社会青年大哥看着你,他们一坐一横,就把狭窄的位置给霸占了。

梅林动了动脑袋,好让自己的姿势更舒服一点,但没成功:罗马尼的大腿太硬了,不够软,它们还会乱动,无法做优秀的枕头。脖颈酸痛,强迫他起身,他于是坐起来,从帽兜里拨出几缕长发,看着天空中高悬的太阳,舒了口气:罗马尼,我总觉得我们被人盯了很久,可以感受得到很强烈的情感,但这不像Master的视线,魔力浓度不高。

罗马尼僵硬着一张脸:说得没错,盯我们的都是普通人。

梅林心中生出些许疑惑:他们看得出我们的不同吗?这地方的灵脉很是优秀,虽然被本地魔术师管着,但说不定早就被人盯上了。无根的魔术师隐姓埋名,在这里提取大源之力,是很常见的策略。

罗马尼不知道怎么和梅林解释:这是因为,梅林,我们违背了规则。

罗马人有罗马人的乡俗,不列颠有不列颠的礼仪。做得和周围人不一样,就很容易暴露你是个外乡人。

罗马尼想了想又说:据我观察,一般勤恳好市民是不会一大早在电车站睡长椅。无业游民和不良才这么做。我们大概是被当成坏人了。

梅林立马接话:我们不是无业游民吗?通常意义上,魔术师都是坏人,这也没有错。

话音未落,腰间就落上一拳:你怎么能无耻得这么坦然,一千年了还学不乖。

羞耻归羞耻,躺着还是得接着躺着。一夜的追踪让他们头酸骨痛,天亮时他们终于找到了个安全的落脚地,大地开始披上光,黑夜的阴影渐渐褪去,行人走上街头,鲜活的气息驱散了亡灵,靠夜幕掩护才能出来的影从者也匆匆忙忙退场。白日是他们的庇护所。罗马尼抚了抚上身左侧,魔力加护的灵衣下是收集到的书页,他缝了个内袋,妥帖保管。

梅林还想继续原先的话题:神代衰退后还想继续搞魔术研究是不对的,做不对事情的就是坏人,帮坏人的也是坏人,要是连这个觉悟都没有,那就很无趣了。

罗马尼忍不住认真纠正他:不是,我们跨过大半个地球,就是为了收集齐零落的魔术书,把它们交还给时钟塔,不要让神秘影响到现代人的生活。

梅林又侧身在罗马尼腿上躺下:你我一个有冠位资格,一个连冠位都不要,心血来潮想和现代魔术师友好往来就算了,累伤自己是为了什么,是不是本末倒置。喔唷,我的老骨头又开始痛了。

说这话时他尽可能往罗马尼的大腿根靠,那里和小腹构成稳定的结构,非常适合置物:比方说,一颗头。

罗马尼把他头推得远一点:我看你是想把灾厄之兽往伦敦一扔,肉体消灭那帮多事的后辈。嫌麻烦也要有个限度,这样很过分了,还能算人吗?不对,你有一半不是人,啊。

两人都不说话了,懒洋洋迎接车来车往和行人奇怪的目光。

半晌梅林又说:还记得前两天,我们拜访小青子*的时候吗?她盯了我很久,然后拖了张安乐椅出来请我坐,说这是她爷爷用过的椅子。我受到了好大的打击啊,我的心好痛。

讲了这么久,罗马尼终于笑了:不要总是在意这些啦,我比你活得还长,多上一千岁。

他们知道的很多,经历得很少,旅行的发端是终末之海上一座小岛,旅行已经持续了三个多月,目的地一个又一个排满了行程列表。这么久的时间,足以让洪水覆过大地又褪去,鸽子盘旋最终找到落脚地,橄榄枝上长出嫩芽,可还不足以让家里蹲通晓世事。在一个领域拿到顶尖,在另一个领域又成了菜鸟。一切都是全新而未知的冒险,要学习的事情还有很多。

罗马尼伸手去梳理梅林的长发:只要你愿意,我们还可以一直旅行下去。

梅林捉住了他的手,冷凉又柔软,他把它覆盖在自己的眼睛上,形成一片黑域:总觉得和刚学魔术那阵子好像,满地跑,时时刻刻都会犯错,紧张也紧张,可刺激是真刺激啊。

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