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我许你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梦

» fanfic novels

*梅林罗曼

我许你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梦。

她们在雨天湿落的角落里亲吻,流水顺着伞尖蜿蜒下地,幢幢鞋柜把黄昏分割;她们坐在麦当劳里轮流啜饮一根吸管,从对方口中舐去最后一滴汽水;她们在天台上吃便当,大风中靠着墙根,肩并肩瑟瑟发抖,像屠龙奇幻小说中的旅人,坐在洞中生火,洞外就是万丈陡壁;她们在狭窄的文具店里挑挑拣拣,翩跹于琳琅满目,最终买了一对一模一样的吊坠,钱没来得及付,就给对方的手机牢牢绑上;梅莉美丽得像一个梦,和她平常的生活离太远,一开始,梦的侵蚀还只存在于放课后。她们在走廊里擦肩而过,还会假装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你是举校闻名的校园偶像,情人节时鞋柜里塞满巧克力的人气新星;我是一班之长,保健委员,只在运动会中场背你去过医务室。在人满为患的电车里我认出了你,秀发贴臂,白衫湿透印出内衣,淋得像只落汤鸡。我给你让座,在黑压压的人影中为你撑出一片空地。

新一届校园歌手大赛再启动,罗马妮得以成为梅莉的助手,独处时间就越发长得肆无忌惮。无人的空教室里她们初尝-禁-忌,叫同学撞见要流言满地。手指一根根拓宽可能,稠水挟裹着紧张与甜蜜。梅莉还要刺激她,说罗马妮鲜嫩多汁得像只牡蛎,又背诵雪国给她听,在炽热的氛围上浇上一盆凉意。她自己强装镇定,把泛到脖间的红晕隐没在夕阳中,窗外,朝霞吞没大地。

写歌并不难,不过是在若干心绪中挑选拼凑。

罗马妮只把梅莉当星星爱,远在天边,耀眼,美丽,清丽的歌声抚慰人心。她从来不知道人能这样,闪闪发亮又若即若离。梅莉的追求者济济,可从没见过她和谁在一起。她远远地看着你们,看你们涉世未深,看你们相亲相爱,眼神就像怜悯羔羊,但那双眼睛同样稚嫩。罗马妮责任心强,总要在值日生走后再检查检查,走出校门天就暗了,四下空荡荡,有个人站那儿不动,动了,径直走过来,你是A班的罗马妮,是陈述的语气。罗马妮不敢相信,看见梅莉手里捏着那封信,脑浆炸裂,好像有银河砸下,直把她整个人儿劈。

究竟是谁通风告的密?罗马妮从未对别人说起,就连表白信上,也未署名。那天她在台下,作为学生干部维持秩序,冷静地和周围的狂热粉丝划开界线,但梅莉冲她——他们抛了个媚眼,一瞬间,她听见自己心中寂静无声,若生灵往生,抵达永生永世的金光净土;又好像大雪无言,落满山谷。她辨别出梅莉的美有种异质,地上没有,往后难觅,笑容之下,眼神时而恍惚,好像在俯看本次元,又好像在看别的世界。她想不明白,为此彻夜辗转,上课时神游天外,吃饭时魂不守舍。没办法,她向天才朋友求助,天才坏笑,你恋爱了。

少年人总是不可避免陷入罗曼蒂克情结。

梅莉喜欢可爱的女孩,罗马妮是她偏好的那一款。她见得多,不像罗马妮看她那样惊奇;她熟练得多,知道什么时候该说,什么时候该吻。罗马妮常想问谁教会的她这些,话到齿边又生生咽了回去,因为梅莉正在注视着她呀,包含无限的热情,欣喜,像是在看珍贵的宝石,要捂在心口,含进嘴里。我给你念诗,你最喜欢我念诗,那天下午快到末梢,我正习惯性地向你说再见,一种要离开你时模糊的痛,让我懂得我已经离不开你*。

不是这首,梅莉,我们不能用梦话交流。

只要清醒着,我就是幸福的。

梅莉的笑容瞬间凝固,仿佛一秒之内,她被美杜莎的目光穿透了一千一万次。罗马妮的话就像美杜莎的满头小蛇,他曾试图用柏修斯之剑来挥开。用最轻盈的云和月,为你编织出漫跨亿万光年的梦境,我们可以一直待在这里直到热寂,哪怕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你不是罗马尼·阿基曼,你是他遗落在宇宙某处的遐思,98%的成份为魔法☆梅莉的粉丝。我把你从阿瓦隆的服务器中提取出来,我许你一个永不醒来的梦。

梅林,该醒了,梦魔困在梦中就危险了。罗马妮亲亲梅莉,你给我你的寂寞,你的黑暗,你心的饥渴;你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来解构美杜莎的石雕*。可是没有用,人不似梦魔,人必负生命的沉重。你该醒了,我已离开,人类还要延续,望你替我守护这颗行星,而我会一直活在你心里。

ENDS

*化用自卢戈内斯的诗句。

*化用自博尔赫斯的名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