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无声回响

» fanfic novels

*天草四郎x塞米拉米斯

爱上别人实在太难,塞米拉米斯想,她不是不懂怎么去爱。如果对方踏入她的花园,她会亲切地迎上去,不失一点儿带居高临下的疏离,向对方谈起天气。她会领着他四处转悠,提醒他当心那些玫瑰的茎刺,她会传唤侍者,为他斟酒,邀他同她在花园中坐到日落山头,共度美好的一天,任由对方故作高深,谈国事、谈时下流行的占星术、谈贵族间最新风靡起铅粉涂脸、鳄鱼粪褪发以露出高洁光亮的额头,而她应声而和,间或透露一点儿自己的看法,必将不流于陈见,还要透着小小的俏皮。所需要的不过是走完既定的程序,先是你来,车轮轱辘送来羊毛和丝绸;再是我往,成箱宝石和黄金原矿不过是一成嫁妆。她知道在人落泪时握紧他的手,知道在他高兴时将双手交叠于胸前,体味同样的喜悦……追求者前赴后继,她从每个人身上捡一点,不断填向心中的框架,第二年时塞米拉米斯将世间所有求偶仪式了然于胸,应付得比谁都好,但能让她动用起这些知识的人迟迟没有出现。

来自他人的爱意让她厌恶。他们给她自由,给她信心,给她力量,给她压迫,给她背叛,给她屈辱。有觊觎她地位和财富之人,有贪图她姿色和女性的温柔之人,也有由衷祈愿她幸福快乐之人,她目送他们离开,执着随风化沙,炽心在长河中湮没。成千上万出悲喜剧彼此相似,在她生前死后千百年来轮番上演。人类的本质难道是木偶剧吗?这一出她看过了,那一幕也似曾相识,丑角长着一样的脸,连台词都分毫未改。兴致来时她会配合,俯身听一听哪个魔术师在渴求她的恩赐,从天座上降下来,念一念观众们都知道的台词,按剧本指示迈几个舞步。生前她已攀顶,死后不可能屈就。永久的青春美貌、无尽的财富与权力,她向圣杯提出的不能算愿望,只能算最基本的补偿。

也许有一天,英灵座一角,塞米拉米斯坐在一把扶手椅上,看着极天流光,想,也许有一天,会有一个幸运的小孩儿会被她爱。他稚气未脱,瞳中映出的不是嵌金的权杖,他的目光落在虚空某处,那里有一抹渺远的月光。他会说出大不敬的话,冒犯她,面对她从千万个寻求者身上学来并耍弄的小计,他会轻轻一笑,他会要求她拥抱,又会很快挣脱她的双臂,她箍不牢他……到那时,她会摘出一颗从未示人的真心,让他像抛球一样抛掉。

就像她怎样处置得来的爱那样。

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