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人是人,是命运的主人。

» fanfic novels

*型月paro

莱是一个亚瑟王,历尽十二战役后统一不列颠、建立圆桌会议制,把卡美洛白垩的外壁修葺得冰川一般。他年纪轻轻就成了 King LYHT,国兴民盛,闲来无事,一身旺盛精力无处发泄。他也很想像他的圆桌骑士一样出去狩猎冒险,可是没有机会,毕竟谁敢和国王决斗呢?

于是莱摘下王冠,换上一身普通骑士的装束,悄悄溜出城策马狂奔。他在大地上疾行,在马背上看月升日落,于夜晚进入了一处森林,远远的,他看见一座亮着灯的高塔,高塔脚下是几片菜圃,稀稀拉拉的样子,主人耕耘得不是很勤快。菜圃旁有水井,一处简陋的屋棚下,有一只羊拴在那里,此时正在干草堆上盘踞着躯体睡觉。

莱断定这座塔有人居住,于是他敲门。敲了许久,不见有人开门,正准备离开时,有什么软软凉凉的东西从天上掉下来,铺在他头上,原来是一丛头发。莱于是手攀长发,脚踩塔壁,一口气从外部爬上了塔。放头发下来的是个仙女,自称魔术师杨林。杨林问这么晚了您是来求宿的吗?莱说是的。

杨做饭仅能让人下咽,莱毫无怨言地吃了,饭后杨拿出珍藏地白兰地请他喝。他们谈历史,谈到罗马人,谈到红龙与白龙,莱问杨仙女知道时事吗?杨梳着头发说略懂,虽然他常年蹲在塔里不出门,可是他有千里眼,所以能够看到不列颠上发生的一切事,……莱问杨对King LYHT有什么看法,杨说听说他非常贤明,圆桌骑士的美名也都在这片土地上广泛地传播,但美中不足的是莱瑟王不懂人心。

莱:怎么个不懂人心法?

杨: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部下在想什么,比方说,他最亲近也是最为信任的骑士,吉尔菲艾斯,莱瑟王就没想过他最想要的是什么。

莱感觉非常荒唐,他的高傲让他沉默下来。

杨又继续说:这种不懂人心最终会害了不列颠,使圆桌开裂、卡美洛崩塌、不列颠重新陷入战火。

莱坐不住了,他站起来,我就是King LYHT,七日之后,我会重新登门造访,告诉你的我的王城中的每一个人都在想什么。

杨露出早已看透一切的眼神,很快又把它藏在慵懒的表象下,他说,您不能这样滥用您的权力,这样吧,有生之年您只要告诉我您最亲近的骑士吉尔菲艾斯在想什么,我就送你我珍藏的一瓶魔药,往每座村庄的井中撒几滴,就能使不列颠的子民获得真正的幸福。莱对杨能行使这样的奇迹感到吃惊,但更加激励他的是他自己的自尊心。

莱当晚睡下,第二天骑马回去了,他召来吉尔菲艾斯,把事情从头至尾和他说了,吉听完,陷入沉默。我好像,他艰难地挤出一个笑脸,即没有特别想要的可以触摸得到的东西,心中也没有困扰着我的那种问题。我常思考,可是没思考过您所指的那种、萦绕在脑中良久、难以解答、时不时引我去思考它的问题。

莱想,杨一定预料了。他断定吉自己想不到,于是决心默默观察吉,以找到答案。可是吉还是吉,品行端正,言辞高洁,忠心耿耿,与往日无异。后来连年饥荒,日耳曼人又来入侵不列颠岛,作战要战士、战士要吃饱,于是税一天比一天重,民怨沸腾,人们聚拢到广场上,把King LYHT的雕像推翻。最后一次出征要前往海外,在港口,船只一排排码列在灰蓝色的海面上,莱装备整齐,正在点兵,下士传训说有人要见莱。来人正是魔术师杨,杨说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现在不作数了,我直接告诉你答案吧。莱一滞,问,是不是我这次有去无返了。杨垂下眼脸没有说话。

莱又问答案是什么。

杨答非所问,说让所有人获得幸福的方法,就是让他们做自己命运的主人。

莱说荒唐!人活着不看王意也要看天意啊,士兵们不想打仗难道就能不打吗?谁来抵御外来的野蛮人?为了不列颠的幸福,总得有人牺牲。

杨没办法摇头,也不可能点头,一语不发地离开了。

莱失声笑出来:他这是来干什么呢?

又负疚,觉得自己不该笑。

海外征战归来,在海上,莱就听到了镇守本土的罗叛乱的消息。最后,他的骑士们死的死伤的伤,圆桌分崩离析,卡美洛陷入日月无辉中。血红的苍穹下,尸体与剑堆成的高山上,他一剑捅向罗严塔尔,罗严塔尔同时也捅向他。莱想起杨的预言,咳着血问,罗严塔尔,你这么做,是要什么呢?

罗:我想要您平定我的反叛,再宽恕我,重振圆桌和卡美洛,重新受人拥戴,我想要您永远引领我等,永远是光辉圣洁的King LYHT。

莱:你这么想不是为了我,是为了你自己。

罗:冥冥中我觉得这就是我的道路,我的命运,只有这样。没人揭竿,我就来来揭竿。只有遵从那个声音,我才真正完全掌握了我的命运。

莱把剑捅得更深了一些。罗严塔尔很快垂下头去。他慢慢把自己从罗的剑中拔出来。意识模糊,远处传来阵阵呼唤,正是吉尔菲艾斯骑马狂奔而来。他带着身负重伤的莱走出战场,走过草原,来到一处小森林。吉把莱放置在一棵大树下。很快又跑开了,一会儿他捧着一个盛满溪水的头盔过来,莱艰难地喝了几口,感觉喝下去的水都从身上的大洞中泄出来。

吉:莱因哈特大人,我把您的剑扔了。

莱:…………?!……是扔回湖里了吗?

吉:是的,就是您经常和我提起的那个湖,离此地不远,骑马只要十分钟。

莱:那你可曾看到什么奇怪的事?

吉:一个女……男人?有着没过双脚的黑色长发,从湖中升起来,接住了我扔的剑,并对我说:告诉莱因哈特,他自由了。又对我说:恭喜你,你的心愿也实现了。

莱心中一动,又想:有什么好恭喜的呢。他抬头,吉尔菲艾斯蔚蓝的双眼中涌出大量冰凉的泪水。

莱高兴起来,伸出手,铁指套在吉尔菲艾斯的脸上留下血印。现在我们终于都在幸福中了,吉尔菲艾斯,再陪我一会儿吧,太阳就要沉入湖中了。

ENDS


评论区:

lytrail: 妙得很,罗简直是献祭(牺牲大发了),吉好还原啊 [2018-09-15 10:0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