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人类公敌1

» fanfic novels

“快一点,吉尔菲艾斯。”莱茵哈特支起身来,昂头张望,“每天十点那个公寓楼的管理员都会把门打开,叫保洁人员进去,我们就藏在那个装清洁工具的推车里。”

“那是脏的!”吉尔菲艾斯——一只毛色亮到发红的边境牧羊犬,小声叫起来,以示抗议,“莱茵哈特大人,您快趴下来。前面一段鹅卵石路特别颠簸,我怕走得不稳把您摔下来。”

莱因哈特,一只蓬松漂亮的黄色挪威森林猫,听闻此言,不仅没有趴下来,反而伸出前爪戳了戳吉尔菲艾斯的后脑勺:“你是最厉害的,吉尔菲艾斯,你怎么可能会把我摔下来?再说,我对我的肢体平衡性有自信。”

一狗驮着一猫穿过鹅卵石铺就的小径,两旁的蔷薇从绿叶油油,有生涩的花骨朵含苞未开,散发出遮遮掩掩的幽香。前方有一根过长的枝条上未经修剪,低垂下来,莱因哈特看准了它,倾斜了毛绒绒的身体,张口一咬,一朵早熟的粉色蔷薇便被他扯下来。

“您刚刚干了什么吗,莱因哈特大人?”

莱因哈特嘴里横咬着茎部,茎刺让他不敢动舌头,于是只能从喉部发出含含糊糊的呼噜声,告诉吉尔菲艾斯他现在好着呢。

他们终于从独栋别墅区走出来,过了几条马路,来到高层公寓门口,又跑到墙角,不想被公寓管理员奥贝斯坦看见。莱茵哈特此时跪卧在吉尔菲艾斯背上,埋在他的长毛中,同样长毛飘飘,仿佛吉尔菲艾斯背上多隆起一块毛色发淡的地方,像个骆驼。像个骆驼!这个念头在莱因哈特脑中闪过,把他逗得笑起来。他一咧嘴,蔷薇便掉到了地上。于是他从吉尔菲艾斯背上滑下去,用嘴拾了起来。

“那是脏的,莱茵哈特大人,安妮罗杰大人多次教育过您,不要从地上捡东西。”吉尔菲艾斯见到莱因哈特今天言行举止一反惯常,想到或许是因为他太高兴了,“杨威利教授不一定在家,您要做好心理准备。”

“他不在家没关系,那个人类小伙在家也一样,”莱因哈特一喵喵,花又从嘴里掉下去,“我会等他回来的,谁都要回家睡觉。在此期间,我们可以挠他的书。”

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是这一带少数拥有人类名字的猫和狗,主人安妮罗杰将它们当弟弟看待,用三文鱼和和牛喂它们,简直要把它们宠坏。莱因哈特自知与那些小黑或雪球不一样,愈发恃宠而娇,与同类来往时不免有些怠慢,踩踏人类起来更是理所当然。他那聪明的小脑瓜将认识到的这一切视为常态,世界的运转逻辑就是如此:只要他叫几声,立即就有饭吃;只要爬上某人的膝盖,就能立即享受到温柔的安抚。他会挠书,按电视机的遥控器调频道,之前刚学会了拨弄收音机,最近在挑战电脑。

吉尔菲艾斯是他忠贞的好伙伴,它们一起长大,亲如兄弟。吉尔菲艾斯和它一样敏捷,一样会建设性地思考,还比它强壮。如果莱因哈特干了什么坏事,那吉尔菲艾斯多半也有参与其中的份儿。

莱因哈特三岁时,遇见了第一个挑战它常识的人类,此人名叫杨威利,是海尼森大学的历史系教授,与安妮罗杰在超市冷藏区认识。超市推车靠近把手的地方可以拉出一个铁架和塑料片组合成的椅子,父母会把小孩嵌在那里,安妮罗杰把莱因哈特放在上面,吉尔菲艾斯跟在她身旁,连着脖子的牵引绳套在她腕上。当时,杨威利身穿一身柔软的休闲服饰,挠着头结结巴巴地向安妮罗杰搭话,问她怎么看出肉质的好坏。

“要看肉的色泽,比较鲜红的就是新鲜的,发暗的肯定放了好久。白肉可能不太容易分辨,但浮出一层透明液体,闻起来略略发酸的就不行。”安妮罗杰看杨威利一副缺乏常识的样子,想他肯定是个单身汉,一年到头进厨房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

接着,杨威利看到了她的猫和狗,称赞它们非常漂亮。安妮罗杰高兴地微笑起来,就像任何一个母亲听到旁人称赞她的小孩,任由杨伸手撸动莱因哈特的毛。莱茵哈特对此习以为常,并得意地将此举认知为人类示伏的仪式。没想到杨威利又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扎了结的保鲜袋,用指甲剥了好就才打开,他掏出了一把受潮的猫粮,莱因哈特凑进他手心里闻了闻。

“Ewww!”他猛地抬头,“你把你家的猫吃剩下的东西来喂我?”

看出了莱因哈特的嫌弃,杨威利有点不安地看着它:“你不喜欢?”

莱因哈特气愤地伸爪在他手上拉出四道红痕。

吉尔菲艾斯惊叫起来:“噢!”

安妮罗杰先是愣住,然后抓起杨威利的手看。

“看样子非得打狂犬疫苗不可了,”她的声音颤抖,介于惊讶和恐惧之间,“莱因哈特今年打过针了,但有些人体质敏感,也得打一打,以防万一。先生,您叫什么名字?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您打完针后账单给我,我赔偿您。但……您似乎也不知道去哪里打针,要不然还是我开车送您去吧。”

杨威利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便说先去结账,出了超市再说。

两人一猫一狗出了超市,来到停车场,走向安妮罗杰的小车。

“你怎么可以这样,莱茵哈特?”安妮罗杰责备地望向蹲在吉尔菲艾斯背上的莱因哈特,“……但不管怎么说,忘了给你剪指甲是我的失职。”

连吉尔菲艾斯都说:“莱茵哈特大人,您为什么要抓这位先生呢。”

“他在撒谎,”在杨威利坐上副驾驶后,坐在后排的莱茵哈特终于大叫起来,像是为了给犯错的自己找回颜面,开始向受害人发难,“打针?一个家里已经有猫的人为什么会要另外打针!他为什么瞒而不报?是不是另有所图!”

吉尔菲艾斯听了莱茵哈特的话,第一百次感到不会说人话的不便捷,但他仍旧坚持要让莱因哈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如果不是您没控制好自己,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了。”

TBC

预计三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