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人类公敌2

» fanfic novels

熟悉的白色灯光依旧刺目,熟悉的消毒水味儿依旧刺鼻,莱茵哈特跳上冰冷的不锈钢座椅,不禁打了个寒战。去年这个时候安妮罗杰抱着他来节育,一切又历历在目:可怕的无影灯,用消毒口罩包裹住面容的可疑人士,把他拉成一张猫饼、四肢钉在托盘上的强力胶带,趴在他隔壁、用凄厉的声音喵喵着“荒谬可笑,我罗严塔尔绝不屈服”的黑背白肚猫……手术后他虽感到下腹空空,几天后又活蹦乱跳起来,不适感很快就无影无踪。真奇怪,宠物医院手册上写的那些猫咪术后不良反应,他一个也没有。对此,吉尔菲艾斯发表猜想,说可能是莱因哈特绝育得过早,尚未抵达需要亲近女色的年龄,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对此莱因哈特不以为然地动动双耳:有姐姐和吉尔菲艾斯就够了,为什么还要第四者闯入我的生活呢?

那时他还太年轻,尚未尝遍生活的坎坷不由人愿,不知一派平和一览无遗的海面下暗流怎样涌动、命运女神怎样喜怒无常。他的言行举止无时不刻不透着这种天真。无数个单瓣菊在阳光中摇曳的午后,他一边挠书一边向吉尔菲艾斯发表幼稚的感想:人类文明的进程缓慢异常,其罪魁之一便是那多愁善感的基因。人情感泛滥、顾此失彼、爱无凭无据肆意揣测又不肯将求证斥以行动,又贪得无厌、喜新厌旧,总是在这头眺望着彼岸,得手彼岸后又开始怀念旧土。正是这样无端的内耗阻碍了人前进的大步。说罢就又蜷到泰迪熊的横伸出的双腿之间。这个泰迪熊是安妮罗杰在他3个月大时给他买的,莱因哈特至今都很喜欢,总要吉尔菲艾斯叼给他,从起居室到衣帽间,从餐桌边到书房。

莱因哈特蹲在长椅上,吉尔菲艾斯坐在地下,这下他俩一样高啦,不,莱还比吉高出一头。莱凑过去舔吉的耳朵:这个杨威利,好像是个教授!那他家里一定有很多书,他也一定和我看法一样,人的最大毛病就是多愁善感!他说不定还知道怎么治好这种毛病。不过他应该也很狡猾,不仅不会帮助人治好,还会利用这份多愁善感,为自己获利。就像他没告诉姐姐他打过针了!

吉尔菲艾斯:现在要下结论还太早了,有些人家是不打针的。再说,没病多打针也不好。

莱:我突然想到……他是不是想泡姐姐?

吉大惊失色,明亮的眼睛徒然睁大:您说得有道理……这是完全可能的!

这个新的念头使一猫一狗陷入混沌的风暴中:没什么生活经验、完全像个小孩似的单身男人;与安妮罗杰年龄相适的择婚对象;爱的分夺者,共同生活的新成员,餐桌上的第四人……莱茵哈特感到心咚咚咚疯狂敲打他的胸膛。他从长椅上一跃而下,穿过走廊,直奔诊室那虚言的门,从门缝中可以看到名为杨威利的男人正侧对着他坐着,挠着头,接受医生的盘问。莱撞开门,顺着杨威利的裤管一下子窜上他膝盖,他直立起身来,双爪搭上杨的肩膀,把头埋进杨的颈窝里闻了又闻。

在场的三名人类,包括安妮罗杰在内,都惊呆了。杨怔了一会儿,感激地搂住莱因哈特,用脸去蹭他毛绒绒的头顶。

他身上并没有阴谋的气味,莱虽然违愿地让安妮罗杰和杨威利都会错了意,以为他原谅了他、甚至喜欢他,但总算弄清了这件事。他不情不愿地被杨牵弄了一会儿,看准了时机,从他怀里跳下来,又朝着门外吉尔菲艾斯所在的地方奔去。

莱:他大概不想泡姐姐。他身上没有挑战和侵略的气味。

这是莱因哈特的独门绝技,说不上怎么练的,但他就是有办法知道。动物们习以为常的许多事,对人类而言都如魔法般玄奥神秘。

吉:好,这下您可以放心了。

事后一猫一狗得知杨并没有打针,只是领了几盒抗菌消炎药。医生说没事打针不好。他们很快忘了此事,因为接下来就是一年一度本地最大的宠物博览展……每年莱茵哈特和吉尔菲艾斯在这场盛事中都扮演着重要的、可以说是中心一般的角色。莱需要赏几个冲他远远轻蔑叫嚣的混球儿几爪子,而吉需要在竞速大赛上露个面,任由红色的毛像马的鬓毛一样迎风飘扬……然后夺得冠军,赢给安妮罗杰一笔小小的报酬和无上的慰悦。

“其实我也差不多开始厌烦这种事了,”在前往展会的路上,莱因哈特,坐在他惯常坐着的后座上,对惯常坐在他身边的吉尔菲艾斯这么说,“吉尔菲艾斯,我有没有跟你嘲笑过人类很蠢,因为他们喜新厌旧?但刚刚我发现原来我也是这样的。可是这样趣味浅乏、让猫很快就感到厌倦的聚会,也正是人类愚蠢的又一发明。他们会厌倦,是因为他们没有真正诘问过自己内心的渴望,所以搞出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所以,当然,不能长久。”

吉尔菲艾斯听了他这番话,只是微微一笑:“任何东西都不能长久,莱因哈特大人。但,难道,我们因此就不去追求了吗?”

莱:“我说不上来,我忽然有些害怕,吉尔菲艾斯。”他于是又往吉尔菲艾斯胸前的毛中钻了钻。那些东西曾在黑夜的睡梦中袭击过他,此刻它们又从白日的缝隙中探头探脑,打算伺机而动。只有吉尔菲艾斯温暖的皮毛能给予他勇气。吉伸出爪子紧紧搭住莱,过了一会儿,像往常一样,那些东西远去了。

他们到了会场后,随即听到了各色新闻:今年新引进的疫苗药种、新的狗粮猫粮营养配方,某某社区施行的先进宠物管育模式……还有,今年的狗狗竞速赛跑出现了新的白马选手,有“疾风之狼”的美誉。此狗拥有人类名字,米达麦亚,看来很受他的人类宠爱。

“人类都在说那个米……什么可能超过你呢,吉尔菲艾斯,”莱脖子上系着丝绸项圈,气势高昂地路过一排仓鼠笼子,吓得一群群奶茶布丁金丝黑线银狐冬白一动不动呆立在原地,“他是猎兔犬?黑背?还是藏獒?”

“是只柯基。”吉温和地说,语气中藏不住好奇,脖子上同样系着钢牌,缪杰尔的姓氏闪闪发亮,“我想他可能就在这一带,参赛选手的人类们总要先坐在一起互相认识一番。”

他们奔下台阶,在铺着灰色地毯的休息区中四处张望,一张张桌边都围坐着人,人的脚下都是他们的动物伙伴,有的牵着绳子,有的像莱因哈特他们一样没牵。一排排自动贩售机亮着灯,在墙边嗡嗡作响。一根吧台横卧在另一面墙前,收银人员立于其后,忙碌不停。

“那是不是他?”莱扒在吉头顶上,像舵手操控着海船。

一只柯基正趴在落地窗边,白切熟面包一般的的屁股亮在光天化日之下,它忧郁地弯着头,看向明媚的落地窗外,身体和头几乎要拗出直角。

“这里就一只柯基。”吉回答。

短暂的犹豫过后,莱从吉身上滑下来,腹里已有了措辞,上前打算同米达麦亚认识一番。但等他凑近时,却发现柯基在剧烈颤抖,喉中发出低沉的呜咽,简直像在悲鸣。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