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人类恶显现

» fanfic novels

*莱因哈特x吉尔菲艾斯

*型月paro

莱是爱因兹贝伦家族最新型号的人造人,有两万条魔术回路,魔力容量可以承载多达200名5星英灵,定制寿命25年,经过时钟塔和联合国认证后送往迦勒底,是预定御主A小队的leader,为对抗人类恶而生。吉是迦勒底医疗队首席,迦勒底着火后大部分staff丧生火海,吉头上无人,坐镇指挥。紧急电池电量只够解冻一名御主的氧舱,吉当然解冻了最好的那个,于是莱苏醒。

莱陆续召唤出了archer罗严塔尔,rider米达麦亚,lancer毕典,caster梅格林克,altergo奥奥,shielder瓦列,beholder缪拉,ruler希尔德等人。吉很惊异,因为能召唤出这么多特殊职阶的御主史上前所未有,而且这组怪牌很难打,御主指挥得不到位,就不能发挥出每个英灵的作用。但莱莱是什么人,他很快统率了全军。唯一美中不足,是他缺一个saber。saber是所有职阶中输出最强的,有一个saber能够省不少事。莱对此的想法是:大概我还配不上被哪位saber看中吧,能力不足还需锻炼,等缘分到了自然不愁。 因此也不是很急。

经过了漫长的旅途,他们终于迎来了第一位人类恶所在的时空的开放。这是一个镜空间,每个人在镜中看到的都是一个有些不一样的自己。莱莱看到一些过往生活片段,例如在手术台上刚觉醒意识,惊异地看着自己那由零件只组装了一半的身体,恐惧扭曲了他的五官;例如在童年严酷的训练中,忍受着被抽干生命力的疼痛去驯服狂化的海克力斯;例如在时钟塔的认证考试中,他毁坏了和他一样的人造人,因为那不过是一次性消耗品,然而他们却有着和他相同的苍冰色的眼睛……但他不是忍受着恐惧去克服这一切的,而是用压倒性的力量,和与之相符的信心,去征服这一切。

莱莱忽然明白过来,摆在他面前的【人类恶】,正是【对战争的期盼】。不是因为出现了人类恶,才有战争,才有为迎接战争到来而做的准备。因为人类恶是人类集体孕育而出的,确切地来说,正是有了【好战的心】有了【为迎接战争而来做的准备】,才触发了【战争】,才有了流血死亡离别悲痛……

人这个物种,在诞生时,就包含了它恶的一面。人类只要存在一天,永远的统一与和平也就只能是梦。莱不是人,莱是人的武器,孕育出莱的正是人类恶本身,他对人类恶挥下斧头,像盐粒落入海中。

镜子把这样的知识印入莱的脑中,莱疯了。大脑因为短路而烧断,等他醒来,发现全身都是褐色的疤痕,那是魔术回路废除后在皮肤上留下的烙印……他没法用魔术,所有的英灵也都因为魔力断链而被遣返。原本他们可以依托于迦勒底的系统,但这个封闭的空间中,唯一的魔力来源就是莱,而莱的回路无法运作,所以他们都被遣返回英灵座了。唯有Archer罗严塔尔具备单独行动的职阶技能,在自己消散前将莱运送回了迦勒底。莱这才得以保住性命。

莱张着虚无的双眼,问吉“我们的敌人到底是谁”。吉刚才将全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然而只能远程协助,鞭长莫及。他握住莱莱的手说,人类这个种族虽然不完美,但有着能够引以为傲的智能,人类会从过往的错误中吸取教训,螺旋着上升前进。

莱休息了半个月,迦勒底外仍是一片冰天雪地,南极洲以外的大陆海洋都在熊熊燃烧。世界上就剩下他和吉。地球就要完蛋了,人理就快烧没了。但莱实在提不起劲,吉也不催他,只让他放心。私下里为了维持迦勒底的运作,不只给自己打了多少精神药剂。他们在种满花草的狭小温室中跳舞,在放映厅对着法国爱情片打瞌睡,在空荡荡的食堂里开干酪火锅派对。时间最后只剩下两个月,人理就要在2017年12月31日燃烧殆尽。但莱和吉却酝酿出了一发不可收拾的爱情。

莱原本并不惧怕死,此刻却想去夺取能和吉一起活下去的世界。他心中有了一个计划。

有一天他借口自己浴室里的水龙头坏了,叫吉去看看,自己悄悄来到圣杯管理室,对圣杯请求说,无论如何,请为我们指明一条能活下去的路。圣杯毫无反应。莱最后灰了心。第二天早上起来,他看见自己躺在吉身边。他凝视了一会儿自己的遗体,泪涌上来。他去尝试抚摸吉的睡脸,却发现自己的泪水打在吉的唇上——泪是有实体的!他是有实体的!他升格成了saber职阶的英灵,而吉的手上烙下了令咒。

他们所在的时空成为了异闻带,是galgame中的be,故事可能发生的结局中坏掉的那个,没有未来、走向末路的世界。但是,如果能打败掉平行世界的御主和他的从者,吞并掉平行世界,那他们就能为自己赢得一个未来。

很快,迦勒底发出警报:异世界的御主带着他的从者过来了。平行世界中,他们也同样在进行着拯救人理的大业,莱因哈特和吉尔菲艾斯所在的世界,对他们而言才是需要消抹掉的特异点。

来人自报家门,名叫尤利安·敏兹。以迦勒底之名,前来讨伐人类恶·莱因哈特,以期修复人理,赢回未来。

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