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秘密庭院

» fanfic novels

*宇文邕x高长恭

宇文邕是一个久病在卧的小皇储,一直被藏在郊外的一座深府中,深信自己不久将离开人世。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是他的哥哥,意在架空皇_权的当朝宰相宇文护,在宇文护手下,已有四个兄弟死于同样的慢性衰竭了。

有一天,有人闯进这座寂静无人的金屋,闹出了很大的动静,翻倒了几架子瓷器玉器挂画。宇文邕唤侍女去查看是不是来了贼人,府上的几个侍女立即把肇事者抓来,竟然是一个年纪和他相仿的小男孩。牵着一匹白色的小马驹。该男孩以大面遮脸,不肯报出自己的名字,说看这里寂静无声看不见有人,以为是所废宅,所以以这里为驿站稍作休息。

这是个很奇怪的理由,青山绿水荒郊野外哪里不能休息。周人又听他口音不像鲜卑族说汉语的口音,而是纯正的中原口音,又觉得这小男孩可疑了几分。

虽然侍女们想要把这小孩交送官府,让当地的公_安_机_关送他回家。但宇文邕很久没有同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孩说过话,产生了想要亲近的渴望,所以他把他留了下来。二人说话。宇文邕的措词和想法都拿腔拿调,颇有小大人的架势,若是一般的村野鄙夫家养出的小孩,往往是同他没什么话讲的,但这位同龄人听他说一些故作高深、连自己事后回想起来都不好意思的话,竟然很快就能接上,然后应答起来。

宇文邕说你即便不愿意透露名字,总要有个称呼。我看你并非普通寻常人家出身,也不能容许别人用呼喝声召唤你吧。

此时的高长恭尚未取字,名字还叫高孝瓘,他想了想说,我的哥哥们都笑我长得像女孩,我心里不大平衡,将来肯定要换个名字平衡一下阴阳五行,你不如叫我孝肃。

邕:好啊!小肃!你明天还会来吗?

肃:我本是齐国人,只是现在随哥哥在边境驻扎,天天来有点困难吧。

宇文邕于是把自己身上一块刻了家纹名号的玉佩解下来给他,说你只要出示这块玉佩,一路一定通行无阻。

他们频道地来往起来……有吵架也有和好,孝肃给他带来外头旷野上的清风和草木,奔涌的血流和对明日的期盼。宇文邕发觉自己的身体在一天天变好,面颊也开始红润。他甚至可以同孝肃一道骑着小马驹在外面遛达把个钟头。他的胃口也大起来,身体也在张开。深夜里,你要是坐在他床边,准能听见骨头克啦啦的膨胀声。衣服越来越紧,裹得他透不过气来,于是他府上账房的账本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许多新的开销和名目。这一切变化,侍女和御医都看在眼里,眼看就都要传密报给宇文护,都被灵智渐长的宇文邕(和背后撮窜或者说教唆他的高肃)设计拦截、瞒下。

只是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此时的宇文邕和高肃已经交底,知道对方是敌国的皇储,知道对方家里的情况。邕哥也已见到高肃的真面容。他们已是知己了。宇文邕说总有一天我要铲除我哥,高肃一顿,说,我帮你。

宇文邕说,你当初为什么会闯到我府上来?

高肃说,当时人生地不熟,迷了路,的确是想找间空屋子暂作避风处,不想竟被周人抓住,这周人不是别人,居然就是宇文氏。

宇文邕说,那你认出我是谁后,为什么之后还天天来看我、鼓励我站起来呢?如果我就这么死了,你未来的对手岂不是少了一个?还是说我根本不足以构成对你们国家的威胁?

高肃说,首先,是否为敌人,是立场决定的。你我连冠礼都没受,充其量不过是小孩,彼此之间并没有真正的国仇家恨;其次,虽然有时你的发言弱智到让我想割席绝交,但又看看你,觉得很好玩……还是舍不得😌;最后,我在想……光凭我们,能不能终止战争,改变齐和周的未来?

听完他最后一句话,宇文邕眼睛闪闪发亮,他从前也时常双眼闪闪发亮地看高肃,但此时他激动的心情,纠缠着过往种种所有关于高肃的美好回忆,一并迸发出来。他紧紧拥抱高肃,又把他拉开,未远出一个亲密的距离,看着他双眼,开口说。

E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