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到城堡去

» fanfic novels

*塞尔达Alter x林克

首发在Anime NYC 2019的无料

公主阴谋论・没有三观的天然林克・以上ok的话↓

林克从山顶上下来,背上缚着戒心小刀,脑子很乱,漫无目的地乱走,恰巧被路过的帕雅瞧见,请他去屋里坐坐。他见了英帕,三人一起喝茶剥桔子吃。英帕瞧出他沉着脸,不怎么高兴,就问:林克,是不是有心事,如若不嫌弃,就说出来给我这个观念陈腐的老婆婆听听。林克吃了一惊,迟疑到:……是很重要的事,但最好还是不要说。说完又不说话,偶尔捧起茶杯啜茶,忧心忡忡的样子。英帕打趣说,是不是关于女孩子的事?林克又吃了一惊,水呛进气管,一阵拼命咳嗽。英帕瞧见他这个样子,脸上所有的皱褶都笑起来,林克,如若你有了心仪的女孩,一定要好好对她,从她的角度考虑问题,答应过的事就不能忘,知道吗。

林克说,是有个约定,我和她作了一个约定,但这个约定会伤害她,我不知道要不要履行。

哎呀,这可就难办了,英帕不再笑了,年轻人都会有做傻事的时候。我年轻时,要追求我的小伙子陪我上拉聂尔山找雪绒花,普通人哪里上得了拉聂尔山,雪绒花也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事物,有没有还是个未知数。但我不管,我一定要去,如果他不陪我,那就是不爱我。我们约好了在山脚下见面,我等了他一天一夜……回来大病一场,从此和他老死不相往来。五十年前他死于怪物的袭击,临终前,我终于去见了他一面。他说他很后悔,因为他后来才明白,我并非非要上拉聂尔山不可,但想要向他展露决心的这份爱意,却是真的。

林克愣了好久,又垂下头,说:如果她真这么想就好了。又待了一会儿,他告别英帕和帕雅,径直走出卡卡利特村,在某一处草地上坐下了。昨晚他在利特村过夜,被诗人卡西瓦请到露台上听他吟诗,“这首诗,你非听不可”,诗是关于卡西瓦师傅的,那个宫廷诗人苦恋着塞尔达公主,却因看出公主心倾她的近卫骑士,而始终没有表露心迹,在矜持中咽下这枚酸涩的果实。他把戒心小刀插在环绕着卡卡利特村的某一处山顶上,像立一块墓碑,纪念这份无疾而终的爱情。卡西瓦向他说这件事时尽可能用了优美的措辞,却掩盖不了语调中的尖锐。

你非知道不可。就像卓拉领地中那些活了百年的老人,一双双眼睛紧盯着矮个头海利亚男孩,要把他从里到外剖开来拷问,你非知道不可。

在城堡搜寻王族食谱时又有一些片段来回闪烁。戈艾塔弗,这是宫廷御厨的名字,他个头不高,胖胖的,总是笑眯眯,做得一手好料理,自己也爱享用美食。一百年后林克在河畔驿站遇见了他的后人,其样貌和祖先别无二致。林克的体力超于常人,同样超于常人的还有他的饭量。晚上睡不着时他常去厨房吃戈艾塔弗给他留下的夜宵,后者时常开玩笑说只有王族才能养得起这么能吃的近卫骑士。那天晚上,疲于白天的巨量训练,被饥饿驱使着,林克又蹭蹭蹭跑来厨房觅食。门还未推开,林克就听得厨房里多出四五个人,都是熟悉声音,似乎是几个大臣。他们喝醉了,舌头大,扯着嗓子说话,生怕整层城堡听不见:有几个被石头封住的石室里有前代海拉鲁王族留下来的金币和珠宝,我已经叫我的亲信转移一部分出境了,反正那个无能公主最后也觉醒不了女神之力,到时候还留在海拉鲁干嘛,等那个什么灾厄盖农醒了把我们一锅端了?

就是就是,我乌图拉尔家的祖训是识时务,凭借这一信条,乌图拉尔才能从千年的战乱和纷争中幸存下来,海拉鲁这次是躲不过劫难了,何必白白陪葬……

林克一声不啃推开门,眼里已经烧起火来。坐在桌边的几人闻声望来,满脸醉态都清醒了几分:林克大人,刚才的话您都听见了?您心里是怎么想的,有没有道理?您同我们一样,都是世家出身,论天赋才能高强武艺,当今世上没有能比得上您的人,您又何必,把自己的性命,也搭送进这已在走向末路的王国?

话音未落,四人就被掀翻在地,一人跪软在地上,连滚带爬夺门而出。哀嚎声一片。林克只觉得脑袋一阵阵昏涨,饿意也荡然无存。他茫然看着跪地求饶的四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为什么要受到这样的质疑和侮辱。他转身离开,加快脚步跑向公主的房间, 快要到了却又停下脚步。要告诉她这些吗,刺痛她的神经,看她再次痛苦,说自己是不学无术的公主。他还记得她把古物图纸掷向房间一角,大叫说自己其实已经受够了这些古代玩意儿,但她非要爱上古物研究不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女神之力不觉醒,整个王国就将持续笼罩在愁云惨淡中。而复兴古代科技却是唯一一条通向存活的希望之路。

在寒夜的走廊里徘徊了几个小时,林克最终没有敲响塞尔达房间的门。将近午夜时一群巡逻士兵发现了他,当场抓捕,送去给国王问话。原来是那个溜出去的大臣,诬告说林克意图逃跑,还策动了他们五个臣仆,作为议价条件告知了他们城堡埋藏财宝之处。国王怎么也不会相信这个看上去木木呆呆的小伙会来这么一出,但兹事体大,为防隔墙有耳,于是带他到密室,亲自问了来龙去脉,最后一声叹息,林克从未见过他如此疲惫,这脆弱甚至未向他女儿流露过。

林克单膝跪下:我一定会守护塞尔达公主至直封印灾厄盖农。

国王:如果塞尔达直到最后都没觉醒女神之力,那该怎么办。

林克犹豫了一下:我会带着公主逃走。

国王惊讶了:你是海拉鲁的勇者,你走了海拉鲁将如何。

林克怀疑自己犯了大错,低下头不敢再说话。又听得国王一声沉重的叹息:算了,如果救不了全部的人,能救下一个也好。

第二天白日,林克依旧随塞尔达四处走动。她走在前面,个子比林克高出一寸。但男孩心中仍旧升起保护这个女孩的渴望。和他不同,她幼年失母,父亲又不是十分关心她。

第二天夜里,塞尔达亲自来到了近卫骑士休息的房间,说跟我来。林克为她擎火把,二人一路走向水声潺潺的地下。五个大臣被分别囚禁在五个牢笼中,塞尔达掏出钥匙,打开一个,让林克把他拖出来。

紧接着她做了一件事。一百年后,林克终于想起,随即一阵寒意不可抵挡地涌向脊背。塞尔达张开手掌,三角之力从掌心浮现,光芒刺痛了他的双眼。有银白色的缕丝从大臣耳鼻口目中溢出,被塞尔达抬手一拽纳入手中。林克再次看向这叛臣,对方茫然地看着他,口角缀着唾液,显然已丧失了智力。

好了,这样他就永远都不再会乱说话了。

公主,这,是女神之力?

是的,林克,我从怨气沼泽中提取了一些元素,成份和过去记载中的灾厄黑泥有八分相似,虽然要说明实在很拗口:灾厄的力量是三角力量中的力量。盖农持有的那一角力量。和我母亲和前代勇者体内持有的智慧与勇气,并称三角力量。其本源是相似的……上次泉水修行,我喝下了这个,本来以为没有效果,昨天又听人背后说我坏话,我好生气……它就浮现了。

要快告诉国王。

先别这么急,我有个想法,林克,你随我来。

不要拘束了,脱下你的鞋,坐到床上来吧。这床很宽,我从来一个人都睡不满。

再凑近一点,好了,林克,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这是一件大事,你必须发誓不告诉任何人。

我凭勇者之名,绝不告诉任何人。

还不行,不够,林克,用你的性命起誓。

我,林克,以性命起誓,绝不背叛塞尔达公主。

不行,就叫塞尔达。即便我不做公主了,你也不能告诉其他任何人。

我,林克,以我的生命发誓,绝不告诉其他任何人,塞尔达的秘密。

好,这可是你说的。林克,是这样的,我想借助灾厄盖农的力量一举铲除整个海拉鲁现有体制。大臣何等昏庸腐败,我父亲的权力被架空,这些你我都有目共睹。看着那些古代兵器,我总是惊叹于古人的科技之发达,文明之繁盛,现今的海拉鲁之财力物力完全无法比拟。而这衰落和海拉鲁人不再强健日渐怯懦的精神力一脉相承。从前,海利亚王族为了维护自身的统治,把养出了盖农的格鲁德族赶进沙漠自生自灭,把希卡族人排斥在王族权力体系外,除了技术领域,不让他们担当任何其他要职。卓拉人、利特人和咕隆族人,在很久以前,都曾是和你我一样精灵的子民,他们是被强制和动物矿物融合成如今这幅模样的。为的就是利用生物特性限制其活动范围,从而达到抑制其繁衍的目的。卓拉族人离不开水,利特人必须住在高纬度地区。这是我从古代石碑的拓本上得知的,谁都看不懂,我只告诉你。

公主……你准备,怎么做呢?

很简单,假装我仍是不学无术的公主,盖农觉醒后它就会肆虐大地,如今占据王国金字塔顶层的这一批会被要求率先挺身而出,毕竟这就是贵族的义务。等他们都被杀得差不多了,我们再合三角之力把盖农封印。

要牺牲的人里,包括四英杰?

包括四英杰。他们仍旧是被挑选出来,用以维护中央统治的人。今天他们是我们的朋友,明天就有可能变成我们的敌人。

恕我直言,公主,这太疯狂了。

要叫塞尔达,这当然是疯狂的,林克,我要毁灭的,是迄今为止积累了一万年的海拉鲁的文明秩序。这个庞大腐朽的秩序之所以万年来没怎么改动,全因他们需要勇者和公主。

你一定想问我为什么这么做吧?因为我太恨了。魔王,公主,勇者,代代人被推上舞台套上戏服,演这出滑稽剧,凭什么?我不是自愿被生下来,当海拉鲁的公主的,你也不是自愿背负拯救世界命运的。或许因为你有天赋,到目前为止干得都还不错,所以没什么怨言。但我没有女神传递下来的才能,我只能靠这再平庸不过的,人的算计,来强制启动三角之力,来平息城堡内的流言蜚语,来计划这整个摧毁文明的计划。没有一天我不是在痛苦中受煎熬。我已经忍受了十七年。怎么了,林克,为什么要露出那种表情,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悲?

没有,塞尔达,没有,你好聪明,想得好远。

是啊,智慧属于女神,聪明留给我。倘若那个女神至今还住在天上,从高高的宝座上俯瞰着我们,那我就要让她看看,在这之后,我怎样喊停这项传统的戏剧。魔王勇者的故事应该结束了,把三角之力收集起来,扔回天上去吧。海拉鲁应该哺育全新的海拉鲁人,不分种族,没有地域限制,没有大而统一而集中的国家制度。不再会有像我一样的,没有才能和天赋,却被寄予着没道理的厚望的人。

林克,现在我已把我最大的秘密告诉你。你有权不帮我,我知道被强迫的滋味不好受。

林克一时间说不出话。他站起身,打开塞尔达房间的门,走上廊桥,凭栏眺望夜色茫茫中的海拉鲁平原。不远处城镇的灯火通明,一座座平房小屋中住着和他和塞尔达年纪一般大的孩子,此刻正在餐桌边和父母亲亲热热地说着话。只要林克一声应允,这家人未来的幸福就结束了。

记忆到这里就结束了。林克猛地从草地上醒来,看着不远处黑烟缠裹着的海拉鲁城堡,风吹得他心中泛起一阵久违而难言的悸动。他太迟钝了,事到如今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在褪返成旷野的海拉鲁王国中无拘无束地生活,和谁家女孩有一个新的开始,这些都是随着他离过去愈近,就愈发显得遥远而奢侈的事。他已见证过塞尔达所有的落魄,所有的挣扎,所有年少时藏不住的野心。他们同乘一条小船,被命运的狂澜卷入渊薮,谁都无法脱离。

林克 林克

塞尔达又在呼唤他了。到城堡去。你的女孩,你的命运,你的葬身之所,到城堡去!

ENDS


评论区:

白燎: 求更!求更! [2020-02-26 20:41:15]

白燎: 思维好独道!喜欢! [2020-02-26 20:40:51]

fafa: 又看了一遍,太有意思了,一人血书出增强扩大版权力的游戏 [2019-11-19 03:15:22]

洋梨派: 谢谢谢谢5555 [2019-11-18 22:34:51]

西林天下第一: 哇!!太太我可以 请继续55555 真带感啊 [2019-11-18 22:24:20]

洋梨派: 你们好热情,我惊讶了…… [2019-11-18 09:43:40]

mumuvy: 求太太再写点我太可以了 [2019-11-18 07:58:23]

洋梨派: 谢谢 [2019-11-18 02:13:02]

高地: 太棒了吧 我好爱公主阴谋论和天然林(暴露 疯狂赞美太太 [2019-11-17 14:10:43]

蓝梅圆子(家里蹲ver.): 虽然我是讨厌有人说公主阴谋论的…因为ooc,但是这篇确实心动了(摸下巴)相当有意思了,期待后续或者正文! [2019-11-17 05:38:59]

头桃: 太太加油鸭!!! [2019-11-17 02:19:28]

洋梨派: 在考虑把这个写个增强扩长版28章权力的游戏 [2019-11-16 21:06:38]

头桃: 我心脏狂跳,野心家公主我可以我真的可以,有后续吗 [2019-11-16 20:5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