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7月15日日记

» diary

已经很久没写过日记了,这两年过得,不能说浑浑噩噩,不能说没时间独处和内省,就是没怎么好好用文字记录生活:每天的琐思都记在微博上,思想上钻到什么牛角尖就去和朋友聊天,没什么隔夜烦恼,像个动物一样吃饱了就睡,朦胧而快乐。这两年进入了一些新领域,都是视觉、享受上的,其知识不依托文字传承,于是读书就少,写得也少。吃什么拉什么嘛。迄今为止,这样的生活也还过得去,但很长时间不写,我就又想写。就像很长时间没去游泳,很长时间没吃冰淇淋了,我就又要去游泳、吃冰淇淋。

今天这篇日记,盘点一下这两年我有什么长进。银英里的杨威利说,人和动物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人有历史。我也很喜欢把自己的进步刻在石头上,没事拿出来数一数。

2020年1月末左右,我的第八个微博账号被炸了,顿时觉得没什么意思,网上已经变成战场……每天都是侵犯、抵御、反抗和谴责,读过一点历史的都懂,这是又轮到坏年头了。谈不上什么泻不泻气,(正如浦说过的,聪明的灵长类不筑巢穴)候鸟都懂得随季迁徙呢,我就少上点社交媒体呗,抓紧时间把补番名单上积欠的都看了。别人在吵架,我在吸收,真是时间利用的高手!

我读了天官赐福,很喜欢花城,觉得不过瘾,于是找阴川蝴蝶君的cut来看,和谖谖老师聊起,被推荐了最绮,看了前世今生cut,又看了双红cut,尝试了罗黄cut、弁袭君和黑罪孔雀,看了殢师,最近在给殢师写文(人生中第一次写舞台和势力比较复杂的故事,也是第一次写中篇),写得气短胸闷掉发,(还特地买了粉粉嫩嫩的蓝牙键盘,放在腿上打,有利于腰背脊椎和肩肘,打字的手感极佳,好爱它!2020第一爱用好物!)霹雳真的不错,中华魔神剧,中式剑与魔法世界观,各种cult元素各种离奇设定都有,极大地丰富了我的视野。小时候我读哈利波特,大一点了看日漫、从事型月世界观下的同人创作,期间一直在试图创作自己的中式魔法世界观,一看霹雳,我就觉得我不用忙了,一个迭代过这么多年、已经变得这么完整、成熟的宇宙……又承袭了金庸的叙事趣味,讲的都是江湖痴情儿女恨海情天的故事,由很多美如冷浸溶溶月的水偶出演,还有黄文择的闽南语口白,如呢喃燕语,风花雪月的韵味一并道尽……没有人不会爱!至少我很爱,很上头,很爱很爱。今年大概都会坚持看霹。

不怎么看微博后,开始看小红书,看了各式各样的妆容风格、穿衣风格和美女,审美一下子提升不少。因为covid19的关系,我被关在家里,一线大牌都在大力打折,眼光又上来了,于是买了很多,衣服配饰护肤品之类,花了好多钱,淘汰了很多不适合我的风格的旧衣服。下了血本,成效是喜人的。6月来了新室友,室友在美学方面很专精,新衣服常被她夸好看,我就像写了作文被老师表扬的小学生那样快乐。我还想坚持护肤,塑身,严格控制摄入量和内容,因为很想要健美的肉体!

今年3月左右,报的krenz的两门课开班了。之前蹭了朋友矿矿的构成课,觉得k大实在牛逼,所以又买了透视课和色彩课。5月中,学校学期结束后,我开始补课,6月出头,用学到的知识给桔老师画了她的纸片人老婆帕拉苏尔塞斯,花了一个半星期左右,虽然成品不错,但在过程中,因为基本功不扎实,总是要磨,很费时间,这促使我下决心苦练基本功。打算明天把透视课重新过一遍,然后补做作业,再求矿矿给我批。

我从商科转进了美术系,起初有点自卑,觉得脑子不够读不了金融或者会计,才自甘流放到这里。后来发现我比大多数同学都画得好,又看到网上很多美术生大佬的厉害的图,才确定,不同的人专长不同的功能,在不同的领域潜能各异。既然这是我的邻域,那就只有好好干。我在宏观经济课上学过,国家靠出卖自己的比较优势参与经济全球化。人和职业也是一回事。人没有自己的比较优势,就无法立足。在一个方向上能走多远,人就能走多远。

这一人生观不适用于所有人,只是我给自己安排的道路。

MFA想念游戏设计,毕业后去游戏公司。除了在这个夏天抓紧时间准备作品外,还要尽可能地搜集信息,以备将来能广撒网。准备完作品后,也要准备GRE。两年时间很漫长了!明年夏天也不回国就好了,和父母住在一起,每日可支配时间就暴跌。要做的事好多,每天都不能荒废。

今天开始把Stephen Bertman的Handbook to Life in Ancient Mesopotamia从头至尾过一遍,一边读一遍给信息归类,预计用时11天,11天后就开始写游戏剧本,要细到故事、人物和意象。写小说不问主题,意象既出,便可停笔,这是跟我的偶像阿城学的。我崇拜的偶像,达芬奇、梭罗、寺山修司,虚渊玄,都是杂家。(老虚虽然其实一直在写剧本,但涉猎的题材多、媒介多,因为他我才看了布袋戏,还打算看特摄)人靠一技之长立足,但一辈子不能栓在这一技艺上,不然维度就不够丰富。这个想法是梭罗灌输给我的。但就算没读过《瓦尔登湖》,来到人生的某个节点,我也会这么悟。

因为看布袋戏,关注了很多创作布袋戏同人的艺术家,她们都对中国古典的东西颇有涉猎,在社交媒体上也会提及一些。顺着这个探索路径,我去看了中国古典舞剧《孔子》,没想到飒飒早就看过了,她陪我又看了一遍,过后领我观看参与演出的舞蹈家唐诗逸的《水月洛神》、《敦煌》选段,和给网易网游逆水寒做宣传用的《雨霖铃》、《浣纱歌》。美,真是理智的征服者。很难用语言道出感受,我只想一遍一遍重复观看。接下来还想看《永不消逝的电波》和》《赵氏孤儿》,还要看张渠老师配乐的蒙古女性舞!

我还想看非商业性质的电影,想看方方老师的挚爱帕拉杰诺夫导演的作品,还想看阿城和人合作剧本的。

今天读了马成给一个的供稿(韩寒搞的这个电子杂志居然还活着,这就是财力雄厚的中年人能做成的事吗),名叫《和阿城有关的日子》,(基本把他生平捋了一遍,挺不错的,不用我亲自化身狗仔慢慢扒了,)里面提到“他的文化构成已经和同龄人不一样了”。我一惊,如果每天看这些好东西,我的文化构成也会发生改变。对于总是在追求进化的我来说,这一想法真使人心怦怦直跳。

要看的东西多,要做的事情多,时间就不够用了。我有给自己设置时间表,但是没办法哪怕很模糊地遵守,是时候再把《把时间留给最重要的事》读一遍,学一学适合我这类人的弹性时间管理,再和专精此道的朋友交流一下。不过事情是永远做不完的,不能总是苦着,及时行乐也很重要!

希望疫情快点过去,好久没出过远门了。好想看看不一样的山河,让新鲜的风吹醒我的头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