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十五岁,一九八四,四魌乡3.1

» fanfic novels

樱:锁换了一把了,原来的钥匙打不开……手上有他家钥匙的其他人只有我。但当年我们分手一个月后,我还是可以打开他家的门。

咩:该说是你们感情太深呢,还是枫岫存粹是粗心大意呢。

樱:……他只是从不往屋子里放什么关键有用的东西罢了。你们枫岫老师的脑子很好,二十位的复杂密码都能背。他平常都不锁门,还是被我耳提面命,才养成关窗的习惯。

初:所以,换锁不像是他会做的事。

玉:应该就是昨天晚上被第三个人安上去的,这个无衣师尹动作真是快,看来已经来过一趟了。就算有什么有用的东西,也应该被他带走了。现在如果附近还有他的眼线,我们贸然进去会不太好吧。

咩:东西都被他带走了,为什么还要布眼线?

玉:按侯先生的说法,枫岫老师从不在家里留关键有用的东西,那无衣来寻,也寻不到什么。如果是不了解老师为人的人,会觉得大概有什么机关暗格,只有他或他授意的同党才知道在哪儿。他找不到,可以派人盯着,到时候直接向人要就好了。

咩:那如果枫岫已经带走了所有必要的材料呢?这是最显而易见也是最可能的事实。枫岫从女校辞职已经一年了,这一年里我们见过他的次数寥寥无几。他几乎都不在四魌住。所有重要的家身基本都不留在四魌了。

初:那这第三把锁从何而来?师尹必然是知道了什么。

咩:这是警报器。如果枫岫再次返回四魌,发现锁打不开了,凭他身手也不够破门而入,只能再找人帮忙,这中间来回耽搁,那时无衣师尹就能得到风声,同时也能有许多机会截住枫岫。

鸟:可是……如果只是人家的私怨呢?他们的事到底和魌之子仪式有没有关系,我们也不知道。

咩:侯,你对枫岫最了解,你觉得他会和无衣师尹起什么样的私人冲突。

樱:据我所知,他们不熟。

鸟:但拂樱老师和枫岫先生也分手很久了啊,说不定,你们分手之后,他才与无衣先生、

樱:我们分手是他搬走的一大原因。

咩:从来没听你主动提起这件事,我们可以洗起八卦的耳朵恭候地听听吗?

樱:不可以。总之他在我面前只流露过对饵家主的不满,并说无衣是饵家主拔擢钦定的下一任家主,同气连枝,他并没有插足的余地。听上去的感觉是,他和无衣并没有私交。

咩:没有私怨只有公怨,四魌町恩恩怨怨一箩筐,每个都可以从长计议,是怎样的仇恨,逼得天下为公的枫岫先生千里迢迢返回故乡,找没有关系的旧人,掏枪杀人。要说离现在最近的,就只有魌树祭了。

玉:总之疑点多多。饵家主早就被架空了,慈光实际掌权人就是这位,我未来的叔叔。四魌有什么大事,会议上都要他的一句话。早上我们在学校的奖品陈列室里也看过,四十年前,那批去日本交换的留学生里,那个无衣尹子,和无衣师尹名字只差一个字。脸虽然看不清,但样貌有七八分相似。说不通的是他的性别,但四魌的血脉力量多种多样,或有能够改变外在样貌的。枫岫先生在天城家做客卿,离乡之前的魌树祭上,都是由他扮神官。他出身慈光,是不是因为当年没争过无衣,应有这个可能。他在女校教书,又在校务行政部门身居要职,能接触到四十前学生的档案资料,也是轻而易举的事。说不定枫岫老师是发现了什么,手上有无衣的把柄,所以才会被无衣针对。

咩:不过说到底,这个圆满的故事只有建立在枫岫先生是好人,无衣师尹是坏人的前提上才成立。

初:难道可以另立新说?枫岫先生为人怎样,辞心和拂樱老师都可以作证人。师尹为人怎样,我可以作证人。

咩:虽然枫岫开枪打了无衣,但他肯定有苦衷,他是被逼的,因为他是个好人,是这个意思吗?

樱&玉:没错!

咩:……

​ 密斯慕容,如果有一天,我和另一个人一死一伤,被警察带走,你会第一反应觉得又是我嘴贱惹的祸吗?

鸟:肯定啊,你和任何人发生冲突,肯定都是你不对在先。

咩:毫无根据就敢这么说!从头到尾,我们都只是在臆测罢了。

鸟:就算事实不是这样,也只能根据现有的推断去继续调查。玉小姐家已经完全不剩什么,我们还能从哪里起头呢?

初:对了,枫岫先生受学生爱戴吗?

玉:是全校女生的梦中情人。博学多才、知书达理、即懂得拒绝学生暧昧的好意、又不会让告白的女生太没面子,各种尺度都拿捏得很好。他还鼓励女生独立自主,多读书多拓宽见识,有自己的立身之本,不要想着将来吃喝靠夫家,所以疏忽了培养一技之长。他还往图书馆捐了不少自己的藏书呢,为师做人都没得说。

初:他往你们学校图书馆里捐了藏书?

玉:……啊

鸟:……如果,他把关键的材料放在学校图书馆里,也可以天天翻阅!

咩:所谓灯下黑,就是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下午四点 四魌女中 图书馆

鸟:怎么分辨哪些是他的书啊?……哦,枫岫先生有往扉页盖藏书章。

咩:我负责这一面架子。剑之初,这一面。慕容情,你就留在那里。玉辞心……

玉:我读他的书比较多,有一些印象,找起来更快一点。我负责两面,凯旋侯先生也负责两面,没问题吧?

樱:不必如此麻烦。枫岫是《四魌乡志》的编撰者,如果要找和魌之子、四魌本地传统有关的线索,直接在四魌乡志这一块找就好了。关于无衣师尹的信息,有没有可以改变外貌的血脉力量之类的,也应算在这一分类。

一小时后

咩:我累了,一无所获,而且还很饿,慕容情,你有带什么吃的吗?

鸟:没有……你看我身上哪有带着吃的!我又不是哆啦A梦,有神奇的口袋,可以随时随地掏出便当来。

咩:比起能飞,还是任意门这个超能力更有用一点,这样早上可以多睡20分钟,放学可以立即回家吃饭,去台北不用坐车坐几个小时,夏天还可以去夏威夷海滩玩水。如果人人都用任意门,那就不会有车,轮船,飞机,这些隆隆冒着黑烟吵得要死的巨型机器。

鸟:那也就不会有生死离别,几个月才到的家书,亲人遇难了一个月后才知道,这样的悲剧发生……

咩:抱歉,是不是勾起你不好的回忆了。……你可千万别哭啊!

鸟:……没事,只是在想,如果奇迹发生,能实现逆流时间的话……

咩:……

​ 我有很多这方面的见解,但我觉得你不乐意听。

玉:找到了!你们快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