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book YangRiPie 发布小说 日记 绘画 游戏

草海

» fanfic novels

*全员性转,赤睛第一人称视角

*凝渊->Blick Auf den Abgrund 布莉克奥芙 登 阿布光德

*赤睛->Rote Augen den Abgrund 罗特奥更 登 阿布光德

*寒烟翠-> Neblig Grün den Abgrund 尼布利荷古温 登 阿布光德

*设定上他们祖上是德国人,所以沿用德名德姓

慕容情->慕容情(华裔),剑之初->Caliburn 卡丽本(别骂我崎岖又直白的取名方式了,原作不比我更离谱?),戢武王-> Jade Heart Withhold 杰德 荷特 威士侯德 ,无衣师尹->Armless Seniors 阿姆莱斯校长,殢无伤->Cien años de soledad 塞娜纽 德 索勒达德

*全部都是编的

穿过长长的钢索吊桥,便是岩石山城女校。

这是一座位于英吉利海峡中的孤岛,通往陆地的交通手段出了桥以外只有船,岛体由岩石堆积而成,历经风吹雨打整体呈现出一种古莽的沧桑。此地与世隔绝,建于十五世纪亨利五世在位时期,充分利用了其地利,曾被用作劳动教育犯人的天然监狱。后来耶稣会教士携一卷秘令来此地讲经授业,感化并赦免了所有犯人,这座监狱山城便空了。十六世纪这里住满了禁欲苦修的修女,再后来很多贵族家庭把他们的女儿送来,以期她们在严格的驯诫中成为合格的淑女和母亲。我和姐姐就是因为这个被送来的。本来我可以不用来,但父亲觉得“我显然被她带坏了。”

严格来说,这并不完全是我们的责任,就像他说的“顽劣不可教”。母亲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因一场霍乱离开了人世,父亲羞于表达藏匿在他心中的柔情,以无止尽的苛刻取而代之。换句话说,他对我们寄予厚望。尤其对姐姐,家中的长女,遗产继承的大头。但她显然没有这个觉悟。有一次她站在我们家门前那块荒野中(我们的家在苏格兰,就是大家刻板印象中的苏格兰,无尽的草海铺向天际)站了一天一夜,直至月撒清辉时才回来。她同我说:“罗蒂(我的小名),忘了逃跑计划吧。只不过是从一处虚假走向另一处虚假。”那时我正在房间里看《楚门的世界》,不由得吓一跳,有报道说许多双胞胎之间存在心灵感应和同步行为,尽管科学无法证实。此言非虚。

女校的生活也一样充斥着自欺欺人的事物。像在任何地方一样,姐姐一开始不适应,后来渐渐从生活的缝隙中觅得乐趣。比如周六周日有儿童唱诗班来我们大教堂练习,唱得最好的那个有机会代表我们教区加入全国代表队,暑假时去梵蒂冈觐见教皇,小朋友们便开始为此暗暗较劲。姐姐得知班中第二名虔诚如小羊羔,想见教皇想见得要命,可怜再怎么努力也比不过第一名的天籁嗓音,就塞给他一个小瓶子,里面的液体裹满了细菌。瓶里的东西被倒在了第一名的汤里,害得可怜的孩子在选拔期间发了高烧,躺了整整一个礼拜,把机会禅让给了他的有力竞争对手。只凭这一件事,就可以说她真是个灾星。

她听了我的话后嗤之以鼻:“可见你信仰不坚定,堕天使的存在也是为了磨砺人对上帝的信心。”

我对她自诩某种道成肉身的存在而嗤之以鼻。但这件事并没有改变我们的关系。我在她面前写日记,她也没有对我的日记内容产生好奇。我想可能是忌惮于那一次事中,我给她吃足了苦头的缘故。这个暂且按下不表。

在她众多的受害者中,其中最值得提的是一个中国sister。Sister慕容情,曾经也是孤儿,虽然在本地教会中长大,不知怎的完美保留了东亚女人柔顺的天性,因而被校长立为我们的楷模,要我们向她多多学习”在公共相处中必要的忍让“。虽然